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虽然我也与众人一样,害怕黄昏,害怕夕阳,害怕自己红颜老去的迟暮之年。

害怕有朝一日,在镜中见到的自己,不再是一头乌黑的飘逸长发,亦不再有光润细腻的皮肤,而是苍苍白发,和蹒跚的步伐。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选择坦然地去面对这一切。 欢喜是一日,悲愁也是一日。 既然如此,又何不令自己快乐一些,我不愿被往事所困扰,也不想为未来的事担忧,我只想活在当下,过好当下自己想过的生活。 纵然我知道,夕阳西下,便是预示着一天即将落幕,即将迎来黑夜,但只要在这一天里,尽己所能做自己所喜之事,尽全力去做好每一天事情,只要不曾辜负时光,便不会生出太多的惆怅与忧伤。   是啊,“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只要做到今日事今日毕,只要无愧于心,便好。 如若可以,今生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独立的梅花,守着寂寞的年华,和某个归人,一起静日落烟霞。   有人活着,是为了完成前生未了的夙愿;有人活着,是为了过细水长流的日子。 有人活在过去,有人活在未来。 被忽略的,总是今天。

沉溺于过去,或是一味地担忧未来,都不如选择选择活在当下,安于今朝,努力去做好每一件所想做之事,其结果如何不必太过于在意,只要享受其过程的美好与快乐,似此,便已足够。

  日出东方,旭日东升之时固然美丽,但我最爱的,仍是那一天之中,将近黄昏的时候,那轮夕阳延伸到天边的尽头,将那蔚蓝无垠的天空,印染成一片红,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慢慢地消失在天边的尽头。 我常常想,夕阳西下的时候,不也就如我们一般,我们从一开始,便是那初生的旭日,而后艳阳高照,到最后,化作那轮夕阳,慢慢地往西行走,慢慢地消失于天地之间,而后,再也不见踪迹,就这般了然无痕,一去不复返。   就像每日黄昏之时,我总爱和父母一同在乡间小道散步,三个人,就那样静静地行走,享受着日落烟霞的美景,在余晖之下我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这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因为能与家人在一起共度的时光,始终都是最美好的时光。 而我们,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不必承受分别两地的思念与牵挂,可以每天都聚在一起。

一同吃饭、一同散步、一同促膝长谈人生的真谛,于我而言,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我也曾许下心愿,此生若有机会一定要带着我的父亲母亲,一同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或是行遍塞北江南,将世间的美景都尽收眼底。

也曾想着,若此生真的未能做到出人头地,成为他们心中的骄傲,我也会一直守护他们,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无论在何处,都是最温暖的家。 这条乡间小道,我会一直陪他们走下去。 一直走在夕阳下山,我的父亲母亲,你们扶养我长大,我愿陪你们变老。

  我也曾言:“红尘远没有想象中那般纷乱混浊,有许多美丽的风景,是我们不曾察觉,在流淌的光阴,无端被辜负和虚度了。

”而这世间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总让人如此地赏心悦目,只是,我们渐行渐远,每走一步路,距离自己的起点便越来越远,我们总难免会被自己心中的欲望所左右,因此而止步不前,或是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初衷,忘记了自己该如何往前行走。

如若你真的累了,真的感到迷茫无助时,不妨就卸下身上沉重的包袱,与山水清风相伴,与草木相依,与清茶相守,感受这世间最洁净美好的大自然,让自己从中得到释然,从中得到舒坦与快乐。

  正如这一轮夕阳,它并不是你每天都能见到。 正如每天的太阳都是最为崭新美好的,但今天太阳终会成为过去,而明日的太阳,虽然也是最崭新的,却早已不是今天的太阳。

在这匆匆流走的韶光里,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珍惜好,把握好当下的每一刻而已。

而那夕阳,在不同的人眼中,也有着不同的情感。 在漂泊在外的游子马致远看来,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在思念故乡的崔颢看来,是浓浓的乡愁“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在杜牧看来,却是一番美景,“夕阳熏春草,江色映疏帘”;在李商隐看来,则是一种无奈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杨慎看来,却多了几分的豪迈之气,“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在我看来,却是另外一种景象,“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  人生,似乎从一出生开始便在行走。

从呱呱落地的婴儿,到天真烂漫的童年,到稚嫩懵懂的年少,再到成熟稳重的中年,再到木讷的耄耋之年,这一生,我们都在行走。 一路跌跌撞撞,许是为了追逐名利,追逐更美好的前程;许是为了年少时曾对某人许下的诺言,而决定要去追一个人,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去爱一个人;许是为了做一番大事业,为了能够让周遭的所有的人都对你刮目相看,为你而鼓掌,因此而认可且赞许你,你一路战战兢兢,克服种种桎梏与障碍,克服重重考验,所求得的,不过是别人的一次赞许与表扬而已。 只是,走的路多了,看过的风景多了,遇见与离别的人多了,我们从一开始的脆弱,从一开始的故作坚强到真正学会了坚强,从害怕孤独到习惯孤独,享受孤独。 这一路走来,又该是历经了多少的苍凉与无奈,该是历经了多少风霜雨雪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