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利用

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利用

摘要:对于现代中华民族而言,在抗日战争中所有的遗址、遗迹都是历史的深刻体现,都是宝贵的社会财富。 武汉在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但这些资源的保护和利用尚存在问题和不足。 我们根据实地调研的情况,对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和利用的现状进行总结,对资源保护和利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对如何进一步保护和利用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提出了相关的对策和建议。

关键词: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对策历史文化资源是记载着人类历史活动痕迹的古迹、文物、纪念设施等,是一种宝贵的社会公共财富,既体现着历史的痕迹而又不失文化的传承,也是现今培育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重要载体。

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是抗日战争时期遗留在以当今武汉行政区域为中心的、被赋予了教育及纪念意义的固态资源和精神文化资源的总称。

武汉在整个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中华民族抗战由此开始。

同年12月南京沦陷前夕,国民政府虽宣布迁都重庆,但党政军重要领导机关及其领导人、工作人员均迁至武汉办公,英、美、法等国外交使节也随之驻留武汉;陈绍禹、周恩来、秦邦宪、董必武等中共中央代表和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等各党派领导人,文化界名人等汇集武汉。 一时间,武汉实际上成为战时首都和当时全国抗战的指挥中心。 [1]1938年10月武汉沦陷之后,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从此,在武汉及其外围区域,中国人民仍然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直到抗战胜利。 1945年8月,国民政府在武汉主持了华中日军的受降仪式。

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在抗战期间所积淀的历史文化资源也得以形成和固化。 但是长期以来,除少数抗战资源外,大部分资源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因此,我们根据实地调研情况,对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和利用的现状进行总结,对资源保护和利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对如何保护和利用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提出对策建议。

一、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和利用现状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数量众多,种类丰富,既涵盖抗战遗址、遗迹,抗战文物,抗战纪念设施等物质资源,又涵盖在抗日战争中体现出的全民族团结抗日的爱国主义、国际友好与合作、抗战人物英雄事迹等精神资源。

各式各样的文化资源散落在武汉市各个城区及郊野,共同构筑了武汉这座城市的抗战文化基因,它们本质上都见证了武汉作为历史名城的文化软实力。 在整个抗战时期,武汉所沉淀下来的各种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现存的共有86处。

就总体布局而言,这些类别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主要分布在武汉市区及郊外,呈条带状沿长江两岸分布,并逐步向长江两侧的内陆腹地辐射,有的比较集中,有的相对分散;平原地区和山地地区均有分布。

在总共86处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中,武昌26处,汉口41处,汉阳3处,远郊城区16处。 按照资源的原有属性、用途及现存价值划分,这些资源大致可划分为:会议、机构旧址类,名人故居类,纪念设施类,日军侵华罪证、遗迹类,战斗战役遗址类以及其它类型。 资源种类和数量分布如图1所示。 图1中会议、机构旧址类和纪念设施类历史文化资源占到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57%,构成了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主体。

这其中既包含国共两党所留下的历史文化资源,它们是国共再次合作、共赴国难的历史见证;也包含日军侵略武汉时所留下的侵略痕迹,它们是国人铭记民族耻辱、发奋图强的物质载体。

日军侵华罪证、遗迹类和战斗战役遗址类占到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10%。 而名人故居类和其它类占到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33%,它们丰富和拓展了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的呈现形态。 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数量丰富、类型多样、分布广泛。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建设与扩张,再加上许多遗址遗迹属于泥砖建筑,有着不易保存、保护的特点,许多资源损毁严重甚至灭失。

目前武汉市仅有34%的历史文化资源分别得到国家级、省级、市级及县区级的保护,仍有66%的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未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 实际上,通过申报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等级,既可以提高历史文化资源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又可以争取到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从而更好地保护既有的抗战历史文化资源。

通过调研和统计分析,当前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情况如图2所示。 在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中,有22%的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存良好并充分利用,如汉口新四军军部旧址、中山舰博物馆、大智门车站旧址等,已经成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

有45%的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存较好、但未被充分利用,其资源本身的红色教育功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 如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旧址、史沫特莱旧居、王家河抗日惨案公墓等。

有9%的历史文化资源保存利用情况较差,如中共保福祠支部委员会旧址、第一届国民参政会旧址、法国领事馆旧址等。

这些历史文化资源虽然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保护,但是其保护措施不到位,资源没有得到很好利用,而有可能逐渐走向消失。 有24%的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亟待保护或已灭失,如战时书报供应所旧址,董必武旧居,日军侵华罪证、汉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旧址等。

值得注意的是,战斗战役遗址、日军侵华罪证、遗迹等历史文化资源由于其自身载体的功能原因,在市场经济和城市化的冲击下,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利用。 二、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和利用中的问题(一)资源分散且存在不同程度的破坏从资源分布上来看,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分布区域广且非常分散,呈点状遍布于武汉三镇。 不仅在距市区较远的黄陂、新洲等地有相当数量的资源存在,而且即便是分布在市区的资源,也有很大一部分处于市区较为偏僻的地方或者隐蔽在某个角落。

这种地理位置上的分散性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人们对其认知的难度,同时也增加了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的难度。 而且,武汉抗战历史文化资源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自然或人为的损坏。 抗日战争结束至今已有70年,这些资源不仅历经了曾经的战火侵袭和不同时期人为破坏,而且自然损坏也较为严重。 有的抗战资源在城区改建、扩建和城市发展中遭到破坏甚至灭失。 如为给三环线工程让路,岱家山抗战碉堡群已经成为一堆瓦砾。

也有些资源因成为民用住宅而没有得到及时的保护和利用,如汉口六渡桥附近的董必武故居。

(二)缺乏对资源的系统性调查研究和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