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十五章 雷丹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二零十五章 雷丹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这块令牌,其上有着水晶长戟的图案,造型古朴,除此之外,并无特殊之处。 “这是【惊天戟】的操控令牌,当初,【惊天戟】遭到重创,破开虚空遁走,也不知流落在何处。

将来,小家伙你能遇到,就将【惊天戟】收回来吧。 ”黑须白发老者这般说着,手掌一抛,这块令牌便飘至秦墨面前。

旁边,银澄目光闪烁,终是忍不住,突然出手,抓向那块令牌,却被一股巨力反震,倒飞出去,连声痛呼。

“你这小狐狸,与你老祖宗真是一个样子。

”黑须白发老者笑起来,似是早料到银澄会有这般举动。 “哼!你这老家伙,我的后辈子孙消灭了这头邪物王,你不该有点表示吗?”青年中年人冷哼,而后看向银澄,喝斥道:“【惊天戟】是人族的杀伐之器,其他种族生灵不可靠近,会被镇压。

别打那块令牌的主意。

”银澄龇牙咧嘴,很是不舍的看了看那块令牌,叫嚷道:“本狐大人也是出了力的,天殿殿主老前辈,你总要有点表示吧?”“真是……,你们狐族太会耍赖了……”黑须白发老者失笑摇头,双手摊开,两枚湛蓝丹药出现在手中。

那丹药的模样,似是【天地隐雷丹】,但是,其颜色却比后者深上百倍。 “这是【天地雷丹】,服用之后,对现在的你们有莫大的好处。

”黑须白发老者这般说着,屈指一弹,将两枚丹药弹向秦墨、银澄。

丹药入手,秦墨立时感到,一股雷霆之力从神丹中透出,蔓延至全身,有着一种刺疼的感觉。 由此推断,这颗【天地雷丹】的效力,极是霸道,比之【天地隐雷丹】,不知强上多少倍。 “你这老家伙倒是大方。 ”青衫中年人面露惊色,显是想不到,黑胡白发老者会拿出这样的神丹,“那我也不能小气。 ”随即,青衫中年人屈指一弹,一团妖火射出,没入秦墨体内,使之后者心智,顿时为之一清,似是心境通明了许多。

“这是……”秦墨有些吃惊。

“当初,我能抵御那头邪物王的侵蚀,正是因为我的妖族圣火之力,恰能克制。

这一团妖火在体内,将来突破皇主境时,会有大用。 ”青衫中年人这般说道。

秦墨躬身道谢,知晓这份礼物的贵重。

青衫中年人挥手,道:“这是你这小家伙应得的奖励,况且,你这样的年轻人,需要快速成长起来。 算起来,留给你们的时间,确是不多了。

”“我们也快消逝了,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可惜,不能帮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家伙,再分担一些……”黑须白发老者叹息。 闻言,秦墨心中一紧,金乌殿主之前也提及过有关浩劫,难道大衍天地宗曾经发生的事情将重演?似是看穿了秦墨的心思,黑须白发老者摇头,沉声道:“当初,大衍天地宗的覆灭,只是一个开始。

不久之后,古幽大陆可能爆发的浩劫,很可能是又一次六道之战。 ”这位天殿殿主告知,昔日大衍天地宗的建成,就是为了应对后来的六道之战。 这是一界巨头的安排,为了能够将浩劫的危害,减少到最低。

然而,一界巨头也失算了,远古时代的六道之战,真正将古幽大陆拖向了一个泥沼中。

之后,中古时代爆发的大战,实则是六道之战的延续。

“在那场大劫来临之前,尽可能的提升自身实力,小狐狸,你的天赋太强,将来我大狐族的安危,很可能就落在你身上了。

”青衫中年人伸手,抚着银澄的头,很是关切。 秦墨、银澄神情凝重,却是保证,若是劫难来临,必定会倾尽全力,消弭那场劫难。

“时间不多了。

”“该走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可惜,不能见证你们的成长。 ”黑须白发老者,青衫中年人对视一眼,都是笑起来,身影也随之模糊,化为一片光华消散。

四周,祭坛周围的光幕消散,显露出胡三爷等的身形。 见到秦墨、银澄安然无恙,其他同伴担忧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轰隆……正在这时,整座倒悬殿堂的空间,开始剧烈震动,一颗颗水晶发光,碎裂开来,化为漫天的光华,逐渐消散。 远处,传来阵阵怒吼,咆哮,许多队伍的强者们都是愤怒,发现一颗颗水晶中,竟是并没有宝物存在。 之前,见到的水晶中的宝物,实则都是幻象。 秦墨一行面面相觑,才是明白过来,这些水晶的存在实则是诱饵。

这是天殿殿主,九尾青狐布下的局,为了吸引更多的强者前来,寻找能够镇杀那头邪物王的人选。 现在,邪物王既被抹杀,两位强者的神魂彻底消散,这些水晶自是溃散,不复存在。 这些水晶实则是九尾青狐的幻象,便是胡三爷也不得感叹,这种幻术已是到了难分真假的地步。

“狐狸,你老祖宗给了什么好东西,分一点吧。 ”高矮子则是看向银澄,咧嘴讨要宝物。

“你这矬子,本狐大人能有什么好东西?我也是很委屈,被老祖宗的残魂强捉过来。 ”银澄矢口否认。

不过,高矮子也学精明了,死缠着这狐狸,死缠烂打。

终于,银澄无可奈何,取出一种妖气萦绕的丹药,分给每个同伴一粒。 “咦!【妖煞炼罡丹】?”灯灵见此丹药,也是吃了一惊。 这种丹药,充斥着浓烈的妖气,确切的说,是蕴含着浓烈的妖煞之力。 一般武者见到,甚至会认为是毒丹,不敢服用。 要知道,妖煞之力何等霸道,尤其是九尾青狐的妖煞,若是吞入肚中,比之穿肠毒药还要猛烈百倍。

不过,【妖煞炼罡丹】却并非毒丹,而是一种淬炼真罡的神丹。 以妖煞之力,来淬炼真罡之力,排出杂质,使之更加纯粹,雄厚,对于皇主境强者修炼,尤其有效。

这种【妖煞炼罡丹】,乃是九尾青狐的馈赠,从价值上,比之【天地隐雷丹】要珍贵的多。

“这里很安全,就在这里炼化,不久之后,骨塔第五层以上都是强敌,要尽快提升实力。

”银澄这般说道。

与那神秘强者的交锋,给秦墨等都敲响了警钟,若那神秘强者真是白泽宗主。

那么,在骨塔第五层遭遇的强敌,将会非常棘手。 不仅有白泽宗主,另一个可怕强者赵岛主,也会是一个大敌。

随即,银澄催动石棺,将同伴们纳入其中,这件石棺是一种空间宝物,乃是九尾青狐生前修炼之所。

一行同伴当即寻找地方,准备服用神丹,进一步提升实力。

秦墨没有立刻服用丹药,而是看向银澄,道:“再多给两粒【妖煞炼罡丹】,一粒或许不够。

”“你小子当这是白菜吗?还多要两粒。

”银澄怪叫,不给。

“刚才不是说好了么?”秦墨也开始胡搅蛮缠。 对此,银澄翻着白眼,发现这群损友都变坏了。

不过,这狐狸也不肯吃亏,从秦墨那里,讨要了炎之液,还有【天地隐雷丹】,才不舍的拿出两粒【妖煞炼罡丹】交换。 “一般的皇主境后期强者,一粒【妖煞炼罡丹】就是极限,你小子悠着点,别被撑爆了。

”银澄这般告诫。

秦墨点了点头,寻了石棺中一处地方,盘膝坐下,先服用了一粒【妖煞炼罡丹】。

咚!丹药入体,立时化为一股无比浓烈的妖煞之力,在体内爆发开来,狂涌入四肢百骸中。 一瞬间,秦墨就感到全身的胀痛,似是身躯要裂开一样。 这种妖煞之力,显是经过九尾青狐的提纯,并削弱了其中的煞力,但是,依然让秦墨感到有些吃不消。

“难怪那狐狸说,一粒【妖煞炼罡丹】,就是皇主境后期强者的极限。

”秦墨这般思忖着,已是运转【祭体祷文】,血气之力涌动,迅速抵御这股妖煞之力。 顿时,秦墨体内的压力陡轻,运转【祭体祷文】后的肉身强度,实是超乎秦墨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