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有点不对劲(求月票)

    伸手按住照片上的人头,老周很认同黄毛说的话:“急什么?难得进来一次,要玩的尽兴才行。 ”  老周这话是对着照片说的,但是黄毛却以为是给他说的,顺口就接了一句:“对,玩鬼屋就要有这个心态!走,我带你们去其他地方转转,感觉也没什么可怕的,这鬼屋名不副实啊!”  大摇大摆,黄毛领着两人离开老宅。

  一间间宅院搜索,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村子中心。   “场景有点大,按照我们现在的这个速度,四十分钟内还不一定能走完。

要是阴沟里翻船,最后不找到通关物品,那可就丢人了。 ”大高个马天对其他几人说道:“咱们还是分开行动比较好,以这个祠堂为中心,我、猫姐、王先生去搜左边,你们剩下的人搜右边。 ”  “凭什么你和猫姐在一起?我觉得还是换换比较好。 ”黄毛有点不乐意,还是猫姐出言安慰了几句,才把他劝好。   “那就这么定了。 ”  马天三人沿着蜿蜒的小路离开,剩下五个人停在村子中心处。

  “咱们也计划一下,小兰,你和这对情侣一起走,我跟另外一个游客,这样节省时间,争取比他们先找到嫁衣。

”黄毛也不客气直接开始指挥。   “不好吧,人员已经够分散的了,再分开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张兰走到黄毛身边,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听我的,这鬼屋气氛烘托的很好,但是惊吓点设计很烂。

”黄毛无所谓的语气让张兰有点着急,她很想告诉黄毛,要跟你一起走的那个游客不太正常,可她又不好意思当着白秋林的面说。   “行了,我们先出发了。 ”黄毛朝白秋林伸手,想要跟他握手互相认识一下,但是白秋林根本没有把手伸出口袋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高冷,等会别哭着喊着求我带你出去。

”黄毛有点生气,收回了手独自往前走,白秋林跟在后面,自始至终,白秋林的手都在口袋里。

  这一幕被张兰看的清清楚楚,她秀眉微蹙:“总觉得不对劲。

”  “什么不对劲?”老周特别热心,凑在张兰旁边。   “对了,我正好有问题要问你们。 ”张兰指着已经走远了的白秋林:“那个人是和你们一起进来的,在外面排队的时候,他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举动?或者说比较反常的事情?”  “排队?”老周摸着下巴,凝眉思索:“当时陈老板在外面喊有谁想要参观三星恐怖场景,票价优惠,然后我们三个离得最近,所以就被选过来了。

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应该就是个普通游客吧。

”  “但愿吧。

”张兰还是不放心:“我给你俩讲,以前我和猫姐去一个鬼屋测评,那个鬼屋里来了个精神病,外表看着跟正常人一样,结果谁知道他在鬼屋里突然犯病了,你们估计想象不出来当时有多恐怖。

”  “说说呗。

”老周和段月都很好奇。   “他把鬼屋里的人造血浆浇在自己身上,然后拿着鬼屋里的各种道具,撕咬、捶打游客,最主要的是,一开始游客看他过来还以为是鬼屋的工作人员,心里害怕,但是并没有反抗,最后导致好多人受伤。

”张兰心有余悸,那次测评应该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这也太恐怖了吧!”老周捂着嘴,动作幅度稍有些大。   “所以说我才会担心黄星,他虽然有些不好相处,但毕竟是我的同伴。

”此时黄毛和白秋林已经消失在他们视野当中。   “换做是我,肯定也会担心的。 ”老周很自然的牵着段月的手,还回头含情脉脉的看了她一眼:“要是你丢了,我肯定会满世界找你。

”  段月的反应稍有一丁点的冷淡,她就说了一个字:“滚。 ”  “你俩还真是恩爱。

”张兰哭笑不得,自己只是来鬼屋玩而已,没想到竟然还会被塞狗粮:“我们也开始行动吧,早一点找到嫁衣,主动权就早一点落在我们手上。

”  提到通关任务,张兰神色又变得凝重起来:“我是猫姐的助理,来之前查找关于这个鬼屋的资料,最后整理得出的结果有些惊人。

所有真正参观过鬼屋的游客,评分都在八分以上,排除水军在外,评论清一色的说太吓人了。

我们测评过那么多鬼屋,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  “也就是说这个鬼屋非常恐怖?”老周朝左右看了看:“我倒没觉得多恐怖,就是有点冷。 ”  “千万别大意,我怀疑老板在憋大招。

”张兰拿出手机,点开一个页面:“你看看网上对鬼屋老板的评价就知道了。 ”  老周和段月扫了一眼张兰的手机,其中有十几条匿名评论。

  匿名:“这鬼屋老板真是丧心病狂啊!他扮演杀人狂,早早就发现我了,一直不说话,悄悄跟在后面,最过分的是他跟了我整整十分钟!要不是朋友被吓跪了,我特么都不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个人!”  匿名:“别问我为什么匿名,我还想看见明天的太阳……老板太恐怖了(小声bb)。 ”  匿名:“朋友问我为什么去鬼屋玩还要多准备一套内衣,我说其实准备尿不湿也可以。 ”  看完所有匿名信息后,老周和段月这回是真的变了脸色,他们对陈歌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是不是很可怕?”张兰收起手机:“所以说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到嫁衣,离开这里比较好。

”  “好的。

”老周很快调整好状态:“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我有点不放心黄星,咱们先过去找他。 ”张兰朝着黄毛离开的方向跑去,老周和段月紧随其后。   此时黄毛和白秋林已经踩着满地纸钱走到街道尽头,在拐角处黄毛发现了一顶喜轿。   “接新娘的轿子?”他一下兴奋了起来:“看来嫁衣应该就藏在这附近!我找对地方了!”  他没有去管白秋林,独自走进喜轿旁边的那户宅院当中:“到处都贴着白色的囍字,这是冥婚?”  黄毛左右张望,唯独忽略了身后。

  那顶刚刚被他触碰过的喜轿,此时自己摇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