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本皇子疯了吗

  夜色寂静。   就在靖王府寝宫屋顶上,躺着一个白衣男子。

也不知道是明月在望他,还是他在望明月。 在月芒的笼罩下,他那张丰神俊朗的脸,更显得尊贵俊朗,恍如神祇。

  他看似年轻,可眼眸里那三分慵懒,七分超脱,却像是活了上千年的人才能拥有的。

  若是孤飞燕见了他,必定会认定他就是她的白衣师父。 然而,他到底是白衣师父,还是烟云涧那位书生般胆小迂腐的顾大夫,只有他自己心里头清楚了。

  也不知道他在这屋顶上躺了多久?他等了好一会儿,再没有听到屋里的动静,他才起身来。 他嘴角浮笑,轻声,“成婚了,真的长大了。

”  他悄无声息离开,轻而易举就避开了周遭的暗卫。

  他正要离开靖王府,却突然停住,看到了不远处屋顶有人。

他靠近一看,只见屋顶上坐着一个男子,男子身旁放着一副铺展开的画像。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墨。   芒仲将靖王府的规矩告知他后,又给他安排了住处。

他并没有回寝宫,在他看来,以燕主子和靖王本就是盟友,出不了大事。 他只是不怎么高兴她被骗。   他离开妆婆古墓后,几乎每个晚上都是失眠的。

也不为别的,就因为换了环境,换了床铺,还未适应。   晚上大部时间他都会琢磨这幅画像,而今夜,他想起了一件事来。 师父曾经同他说过,世上有一种纸名唤藏墨纸,无论地质多好的墨落在上头,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 但是,这些墨迹并非真正的消失,而是被藏墨纸隐藏了起来。 只要吸收足够的月光,消失的墨迹便会渐渐浮现。   秦墨并不确定这幅画的所用的纸就是藏墨纸,但是,他并不介意试一试。

  他躺在画像旁,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白衣男人的视线在那副画像上逗留了很久很久,他似乎走了神,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   就这一步,让秦墨瞬间睁眼。

  白衣男子自知暴露,身影一晃,似凭空消失一般,瞬间就不见了。

  秦墨第一时间收起画像,他追过来,什么都没见着。 他又搜查了一圈,询问了周遭的暗卫,才放心。   白衣男子可能一直就在周遭,也可能是远道而来。

而百里明川绝对是远道而来。   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赶到晋阳城,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在未来的一个月里,他没办法再下水了。   此时此刻,他刚刚从孤家的荷花池中浮出来。 他趴在岸边,捋一把水,气喘吁吁,脸色无比苍白。

而意识到天黑了,自己来迟了,他的脸色就更加苍白了。

  “迟了?”  他愣了半晌,忽然呵呵笑了起来,苦笑,自嘲,“本皇子疯了吗?本皇子来做什么?小燕儿,你嫁给君九辰极好!极好!你和他的账,本皇子一块算!”  他爬出荷花池,就仰躺在池边,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整个人变得特别安静……  今夜来孤家的不仅仅百里明川,还有许久未露面的承老板和他的夫人上官珵儿。

他们刚刚离开荷花池没多久,此时正在瑶华阁。

承老板要去北疆一趟,突然拐过来的。

  上官夫人许久没见到夫君,挽着他的手臂都舍不得放,她笑着道,“宁承,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要来呀?我还以为你还没回来!”  宁承任由她挽,任由她问,没搭理,径自翻箱倒柜,搜查。

他把能找的都找遍了,并没有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这阁楼里的东西还是不少的,但是,钱嬷嬷给孤飞燕的那套衣裳却不知所踪了。 到底是丢了,还是孤飞燕带走了,这就不得而知了。   宁承关上最后一个抽屉,一无所获。

  上官夫人从前面圈住承老板的腰,又问,“你说,你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想我了,专程拐过来的?”  上官夫人不是干扰他,而是早就把整个孤家都翻找了一边,确定孤家里并没有对他们有用的东西。   承老板冷着脸,高高在上俯看她,似乎有话要说,可看了半晌,只道,“放手!”  上官夫人笑着摇头,明明都有了年纪,在丈夫面前却永远都像个顽皮的小姑娘。

承老板也不催她,转移了话题,他道,“天武皇帝这婚事赐得蹊跷,你们凑什么热闹?苏夫人那边已经有意见了。 ”  上官夫人不屑而笑,“唐静已经把详细情况送去云闲阁了,云闲阁那主子铁定对靖王有兴趣,苏夫人有意见,让她尽管上云闲阁告状去!她养的那韩虞儿,还不如老娘养的一条狗好使唤!她还敢有意见?我们三个也不过是出于私交,随了份子钱罢了。

”  承老板冷冷道,“她真正的用意是想将韩虞儿嫁给天武皇帝。 韩虞儿是什么人,她能不了解?”  这话一出,上官夫人就惊了,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屑道,“横竖她还是想跟天武皇帝结盟。

但是,如今看来,靖王未必受制于天武皇帝了。

”  承老板又道,“君氏皇族还有一位大皇叔,我此行北疆,同他有关。 晋阳城这边,你们都收敛点,静观其变。 唐静要的那两个密探云闲阁那边已经安排了,转告她,孤飞燕嫁入靖王府,不比从前了,留心点。

”  上官夫人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承老板摇头了,“没了。

”  上官夫人又问,“那你,你陪我一宿再走,还是现在就走呢?”  承老板扯了扯嘴角,没回答,上官夫人乐了,拽着丈夫高高兴兴离开。 他们回到客栈,妤夫人已经睡下了,唐静却还未回来。

  承老板不悦道,“她去哪了?一个姑娘家这么晚还未回来?”  上官夫人笑道,“怕是闹洞房去了吧?那丫头敢堵靖王的门,怕是也敢闹他洞房。 ”  实际上,唐静早就离开靖王府了。

此时此刻,她正跟程亦飞勾肩搭背,走出酒楼。   喜宴结束后,她在门口撞见了程亦飞,两人一言不合,就相约继续喝。 此时,两人都已经喝断片了。   程亦飞一边走,一边说,“男人婆,本将军有种吧!本将军告诉你,本将军今夜喝得特别畅快,过了今夜,本将军这辈子都不喝酒了!一杯都不碰了!”  唐静大醉酩酊,整个人都赖程亦飞身上了,她问道,“那你成婚呢?你成婚之日,也不碰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