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完全相同的字迹

  女孩穿着便装,看起来憔悴了很多,她心里好似有千般委屈,将我拉进屋里后,就一个人坐在床边。

  自从接受过她的委托,我就再没有主动去找过她,也许在这个女孩看来,可能我已经放弃了她的委托。   这种感觉我能够体会,明明压上了全部希望,却得不到任何回报。

  坐在女孩身边,浅粉色床单铺的整整齐齐,柔软的床垫上残留着少女的香味。   我朝夏晴之坐的地方移动身体,直到肩膀并在一起时才停下,我扭头看着她。

  一米六五的身高,但是却比想象中瘦弱许多,肩膀因为异性靠近正在本能的颤抖,她想要离开,但又觉的自己没理由这么做,心中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矛盾。

  “其实,我原本就打算来找你的。

”目光盯着夏晴之略有苍白的脸蛋,女孩是除我之外第二个知道阴间秀场存在的人,也可以说她就是我的引路人,没有她我不会成为阴间秀场主播,可能现在也只是个混吃等死的成.人店老板。

  夏晴之肩膀颤抖的愈发厉害,她在竭力保持镇定。

  “你的日记我看了,你应该知道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在深夜外出对吧?”我叹了口气:“你见过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你见过我疲惫快要倒下的样子,你也见过我满身是伤口、衣服被血染红的样子。 我脚下是血肉掺和成的泥泞,身后是狰狞诡异的阴灵,有时候我连自己的影子都无法相信。 只能看看头顶的弯月,感受刺骨的疼痛,这样我才能确定自己还活着。 ”  “我别无选择,只能垂死挣扎。

你的哥哥失踪了,还有人能记得他,如果有一天我失踪了,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我的痕迹了。 ”  我很诧异为何会对夏晴之说出这些话,可能是因为阴间秀场的事情憋在心里太久了,我也想要找个人倾诉。

  女孩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房间里忽然陷入安静,过了有一分多钟,她的肩膀不再颤抖,安稳靠在我身上,隐隐能听见极为压抑的抽泣。

  “我那天在电视上看见你的通缉令,吓坏了,当时外面雷电交加,到处都是警车……”  从夏晴之的话语中,我能听出她的担心和害怕,也能理解她的感受。

  我身边有刘瞎子、二狗、铁凝香等等值得信任的人,但是她身边,相信她的人只有我。   “没事,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经过这一个月的调查,关于你哥哥的事情我也有了新的进展。 ”我扭头看了一眼房门,估计此时夏晴之的父母正趴在门口偷听,所以示意夏晴之不要说话,从桌上取来纸笔写到:“你哥哥应该没死,我在某个特别的地方找到了一点关于他的信息。

”  从贴身口袋中翻出那张纸钱,我没有让夏晴之触碰,怕她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看看背面的这句话,你能不能辨认出来这是谁的字迹?”  “救我夏驰救我。

”  纸钱背后的六个字中间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在不同位置断句,能得出完全不同的意思。

  这句话可能是夏驰写给别人的,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写给夏驰的,但不管怎么解释,至少能说明一点——这张纸钱和夏驰有关。   夏晴之看到纸钱上那几个歪歪斜斜好似闭着眼睛书写的字,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她的表情很奇怪,让我有些紧张:“你认出这几个字了?快告诉我,是谁写的!”  夏晴之拿过我手中的笔,用左手在课本上书写着什么。

  我凑到她身边看去,原本以为她会写出某个人的名字,谁知道她竟然把纸钱上的六个字又重新写了一遍。   “救我夏驰救我。

”  一模一样的六个字,一模一样的笔迹!  “这六个字是你写的?!”我简直不敢相信,纸钱上的字迹和夏晴之本人的字迹完全一致。

  潦草中带着一点娟秀,是用左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写完的。

  手中的笔掉在了地上,我没有任何犹豫从夏晴之身边离开,站在屋子另一侧,警惕的看着她。

  并非我小心过头,一切跟阴间秀场扯上关系的人都不能被小视,这个神秘的组织太可怕了。

  “你听我说……”夏晴之看到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这几个字跟我用左手写出的字迹完全一致,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在纸钱上写过这句话啊!我敢保证!”  夏晴之说的斩钉截铁,她也没有理由欺骗我,我双眼眯起,甚至运用判眼仔细扫过女孩的身体。

  被我略有灼热的目光扫视,她脸色一红,但并没有刻意去掩饰,反而挺了挺胸。

  “这个羞涩女孩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像是阴间秀场的人,可为何当时在443房间,那个佩戴纸人面具的人会在最后关头将这张纸钱扔出?”我百思不得其解,脑中浮现出十几条推测。   “他是夏驰,他怕暴露所以用妹妹的字迹?”  “屋内之人认识夏晴之和夏驰,所以用夏晴之的字迹,想要诱导夏驰上钩?”  “也有可能那个被关在443房间的人才是真正的夏晴之,而眼前这个是被替换掉的?”  ……  越往深处想,我身上的寒意就越重,好像身体正在深海中不断下沉,密不透风的黑暗快要让我窒息。   女孩察觉出我的异样,匆忙起身走到我旁边,犹豫了一下抓住我的手腕:“那纸钱上的字虽然和我的字一样,但绝对不是我写的,如果我想要骗你,根本不会用左手当着你的面把那六个字写出来。 ”  夏晴之说的有些道理,如果她真的想要骗我,那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没必要故意将这些展示给我看。   点了点头,我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你哥哥的事十分复杂,我还在调查当中,想要知道答案,还需要时间。

另外,你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绝望,哪怕有一天我也消失不见。

”  说完这些后,我收起纸钱,烧了那几张纸准备离开,可手还被夏晴之紧紧抓住,我尝试挣脱,并没有成功。   “有其他事吗?”  女孩似乎终于下了某种决定:“你下次出去能带上我一起吗?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  “不行。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带上你我们两个都可能会死。

”  拉开夏晴之的手,我迈步离开,一打开房门,果然看到夏晴之父母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

  “伯父伯母,你们来的正好,有些话我想大家应该坐下来谈一谈。 ”叫上夏晴之,四个人坐在客厅里,气氛凝重。

  “有什么好谈的?你们两个年龄相差六七岁,我不可能同意!”夏晴之妈妈第一个打破僵局,说出的话让夏晴之脸色羞红,急得直跺脚。

  “我和她妈妈意思差不多,晴之年龄太小,时常往你成.人店跑,以后怎么见人?如果你俩是真心的,那就给彼此一些时间,等到晴之大学毕业再说。 ”  夏爸爸脾气还算不错,保持着理性。

  “两位,你们真的是误会了。

”我看向茶杯里升腾的热气,眼神变得锐利:“伯父伯母,你们两个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你们就没有感觉自己的生活当中少了一个人的存在吗?”  “你什么意思?骗完我女儿,还想来忽悠我们?”夏晴之妈妈冷哼一声,要不是夏爸爸拦着,她一定会把我撵出去。   “我没想骗你们,只是想帮夏晴之证明一件事情,在你们的家庭当中确实还有另外一个人曾经存在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