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真的受伤了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第29章 真的受伤了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迎着陶若香真挚的目光,秦朗真是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说给她听,消除她心头的误会,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因为老毒物一定会杀了她!陶若香见秦朗还在犹豫,继续劝说:“以我的直觉而言,我相信你真的没有对周玲玲做过什么坏事情,但如果你想要老师完全相信你,并且从我这里得到帮助的话,就必须向老师吐露你的全部秘密,这样我才有办法为你洗脱嫌疑……就算是不想想自己,也应该想想你的父母。 ”秦朗仍然在犹豫,内心在强烈地挣扎着,陶若香的话的确有几分信服力,而且秦朗也知道,如果她将手中掌握的这些信息透露给警方的话,毫无疑问会加深警察对秦朗的“误解”,那时候秦朗很可能就会成为一只倒霉的替罪羊。

在这方面,华夏大地的警察一向都是很精通的。

一旦他们确认了一个嫌疑目标,就一定会死死地叮住,直到嫌疑犯变成了犯罪人。 从陶若香目前透露的这些信息来看,秦朗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时间流逝。 陶若香还在等待着秦朗的回答。

腾地,手机铃声响起!陶若香只能拿出手机,看了看电话号码,她按下了接听键,片刻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当她放下手机的时候,脸上已经罩着了一层寒霜:“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畜生!如果我不是你的老师,我一定会狠狠扇你几巴掌!看来,你没有什么心理疾病,只是心理变态!”秦朗愣住了,片刻之前他在陶若香的眼中还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学生,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畜生呢?“陶老师,我哪里得罪你了,值得你颁发给我一个畜生的头衔?”秦朗郁闷道。

陶若香一边气愤地收拾她的东西,一边冷冷道:“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医院对周玲玲唾液样本分析结果初步出来了,你给她服下的药丸,含有好几种毒药成分!不管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受人指使,都是绝对不可原谅!可笑的是,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好学生,想不到竟然——算了,也许监狱和地狱就是你的最好去处!”最后一句话,已经充分地表明了陶若香此时对秦朗的愤怒。 但秦朗还不死心,辩解道:“不可能!我给她的绝对不是毒药,等周玲玲清醒过来,你可以去问她——”“周玲玲她已经死了!”陶若香愤怒地说,她的声音甚至将外面的警察都引了过来,“秦朗,你真是一个畜生!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些信息都交给警方,你就等待着法律的裁决吧!”说完之后,陶若香摔门而去,看来她真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女子,但——秦朗根本就不是恶人啊!“死了?周玲玲居然死了?这怎么可能?”此刻,秦朗满脑子都是问号,因为秦朗给周玲玲的药丸绝对是百毒大还丹,真正的救命丹药!而且老毒物虽然是研究毒药的行家,但秦朗可以肯定,整个中国绝大部分医生的医术都比老毒物差很远。 所以老毒物的救命丹药,是不可能吃死人的!但是,现在最关键的是周玲玲已经死了,而医院关于她的唾液样本分析结果也证明秦朗的药丸有剧毒,那么对秦朗现在的情况极其不利!甚至,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人证,七中的学生老师都是人证;物证,唾液样本分析就是物证。

难怪陶若香骂秦朗是一个“畜生”,铁证如山面前,她已经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秦朗的心头,此时异常地难过,他之所以难过,并非因为忽然间变成了杀人疑犯,而是因为他忽然就变成了陶若香口中的“畜生”。 果然是爱得越深,伤得越深;最爱的人,伤你最深。

就在这时候,秦朗却隐约听见先前那个中年警察正在跟谁理论:“什么!将他送去拘留所?所长,这小子还是未成年人你,而且还是学生,送他去拘留所不太合适吧?而且,现在情况不明,送他去那里也不符合原则。

”中年警察竟然在为秦朗说话?如果不是亲耳听见,秦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果然是人心难测。 表面上这中年警察是一个恶人,却没想到他之前只是吓唬秦朗,其本身却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

“刘队长,这是上面的意思!”“但是——”“没有但是!老刘,你也算是老警察了,应该知道轻重……算了,懒得跟你废话,小赵,你去处理,将那小子送去小栈沟拘留所!”“是!……”※※※晚上六点,这个时候本应该是秦朗的晚餐时间,以前这个时候,秦朗都会跟一群男生如同赛跑一样飞奔向学校食堂,食色性也,抢食似乎也是一种乐趣。

但是今天,他却只能饿着肚子了。 十分钟前,秦朗抵达了夏阳市郊区的小栈沟拘留所。

没人关心他是否吃过晚餐,看守所的警察直接将他进了一个八人间。

看起来跟学校宿舍似乎差不多,但秦朗知道这里和学校宿舍根本就是天堂和地狱地差别。 幸好,另外几个“室友”可能去吃晚饭了,并未回到牢房之中,所以气氛还不算太压抑。 哐当!牢房的铁门重重地关闭。 但随即,铁门却又重新打开,狱警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跟我去会客室,有人要探视你!”“谁啊?”秦朗疑惑地问。

“你同学!”“我不想去。

”在这种情况下,秦朗的确不想跟任何一个同学交谈,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杂乱了,他需要好好清理一下思路,寻思洗脱嫌疑地办法。

“由不得你!”狱警伸手抓住秦朗一推,竟然是要强迫秦朗去见这人。

片刻之后,秦朗见到了狱警口中的“同学”。

说实在,秦朗实在没有一个这么大年纪的“同学”,这家伙差不多三十岁,身材魁梧,而且还是维族人,另外他的鹰钩鼻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一看就知道这人不是善类,而且极度阴险。 “秦朗,知道你为什么回来这里么?因为是老子找人送你来这里的!”这人的第一句话,就透露出一种张狂以及对秦朗的恨意,“老子就是桑昆!”“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 ”秦朗冷哼了一声,桑昆也算是夏阳市道上令人闻之色变的狠角色了,但是在秦朗眼中,他也仅仅是一个维族流氓头目而已。

“小子,听说你很能打。

不过,你也应该听说过,小栈沟拘留所,关押的大部分都是暴力犯吧!”桑昆的语气透着明显地威胁。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