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用怕,有我在

  秦佔说:“我十分钟后到。

”  闵姜西说:“我没什么事,您别特地跑一趟了。

”  秦佔道:“挂了。 ”  他那边兀自挂断,闵姜西看不见他脸上表情,也吃不准他心情如何,转身往包间走,才走了一步,她猛然顿住,啧,陆遇迟接的是她的电话,她怎么跟秦佔撒谎说是陆遇迟以为她在家呢,简直漏洞百出,秦佔一定很讨厌别人拿他当傻子。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秦佔把这当成是她护男朋友心切,那倒也合情合理。 哎,闵姜西在心中叹气,都怪那个小白脸江东,气得她心烦意乱,撒谎都撒不匀称。   闵姜西重新回到包间,陆遇迟跟程双都没动筷子,在等她,见她回来,程双问:“没事儿吧?”  闵姜西说:“没事儿,刚刚101的客人是江东,他把秦佔诓来的。

”  她拿起筷子夹菜,对面程双跟陆遇迟皆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

  程双眼都直了,“江东?他为什么要帮你买单?”  陆遇迟眉头一蹙:“江东又是谁?”  闵姜西回答程双:“你说对了,他真的很讨厌。 ”  随后又对陆遇迟说:“抽空让她给你普及一下。

”  三人在包间里说话,不多时,闵姜西手机响起,秦佔打来的。   闵姜西很快接通,“秦先生。 ”  秦佔说:“我在门口。

”  她站起身,“我马上出来。

”  快步出了包间,闵姜西没在大堂看到秦佔的人影,站在门口眺目外望,一辆车闪了闪车灯,闵姜西走过去,驾驶位车窗降下,她看到秦佔的脸,出声打招呼。

  秦佔说:“上车。 ”  闵姜西拉开副驾车门坐进去,秦佔开着车窗抽烟,表情晦暗不明,“你怎么出来的?”  怎么出来的?  走出来的啊,闵姜西短暂的一愣,随后想到秦佔问的是,她怎么从江东的包间里出来的。   “我跟朋友过来吃饭,店员说有个包间的客人送了瓶红酒还买了单,因为认识我,我在深城没什么熟人,想着过去看看,结果进了包间才发现是那天见到的人,他问了我几句话,我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没说,他问不出什么,也就让我走了。

”  她说的云淡风轻,但秦佔却脑补了其他画面,江东是什么人,他最了解,不可能轻易放过闵姜西的。   抽了口烟,又顺着窗外吐出去,秦佔道:“他让你骂我,你为什么不骂?”  闵姜西道:“您是我在深城的第一个客户,又给了我很多机会,我心里一直感谢,亲疏远近善恶是非我还是分得清的。 ”  这的确是她心底的真实想法,只不过是一部分,更重要的理由,在得罪江东和得罪秦佔之间,她更怕得罪后者。   事实证明,她做的是对的。   秦佔侧着头,脸上的表情她看不清楚,只听得他不冷不热的说:“算你明事理。 ”  闵姜西暗自抿唇,懂事儿都是被逼的啊。   秦佔太了解江东,又问:“他让你出来,跟你提了什么条件?”  闵姜西说:“让我以后见到他,主动打招呼。

”  秦佔面无表情,沉声说:“不打。

”  他口吻坚决不容置喙,还夹杂着被挑衅后的怒意,闵姜西暗自叹气,面儿上不动声色的说:“秦先生,其实您完全不用理会他,我不确定举这个例子恰不恰当,小孩子之间爱抢东西,只要一方不在意,慢慢的另一个也会觉得无趣,反而一方表现的越在意,另一个才更加坚信别人的东西是好的,抢的更欢。 ”  秦佔听后,侧头看向闵姜西,不苟言笑的道:“我的东西,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闵姜西在他灼人的目光下感受到如坐针毡,差点儿脱口而出,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抢你的东西。   不待她回答,他又问:“你是东西吗?”  闵姜西:“……”  秦佔说:“我的东西,我身边的人,即便我放着不用,也轮不到其他人惦记。 ”  闵姜西心底哇的一声……骂出来。 不是她好心要劝秦佔跟江东之间握手言和,实在是她不想夹在这样的深仇大恨之间,要说神仙打架还有原则可讲,可丫是黑白无常打架,她找谁劝架,找阎王啊?  闵姜西沉默,秦佔忽然不冷不热的问:“你很想跟江东扯上关系吗?”  闵姜西侧头看向秦佔,但见他面无表情的神情下,还是潜藏着一触即发的不快,她赶紧摇了摇头,“躲还来不及。

”  秦佔沉声说:“你要是想去江家,他家除了江东之外,你就只能给他爸补课了。 ”  闵姜西不着痕迹的提了口气,面不改色说:“我没想到去江家。 ”  秦佔道:“那就离他远一点,如果他靠上来,直接一巴掌甩他脸上,不用怕,有我在。 ”  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句话,就是男人对她说:不用怕,有我在。

  更何况这话是出自秦佔的口,如果只听后半句,不知道要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然而闵姜西此时此刻只有恨,她恨自己怎么就来了深城,怎么就想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怎么就这么膨胀的认为,自己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秦先生……”  闵姜西开了口,似乎欲言又止,秦佔等了半晌,终是忍不住问:“想说什么?”  闵姜西说:“您还没吃饭呢吧,要不要进去吃一点儿?”  没料到她话锋转的如此快,秦佔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随后声音如常的说:“你去吧。

”  闵姜西道:“之前酒会上借了您的光,我朋友一直想找机会谢谢您,她在里面,也没有其他人,要不您进去坐坐?”  秦佔不咸不淡的道:“再说吧,今天给你打电话,你男朋友说你在洗澡,怕是下次再打,他就要说你在换床单了。

”  闵姜西故作窘迫,连连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那人……”  秦佔并不打算深究,闵姜西临走之前,他对她说:“秦嘉定病好了,明天老时间。 ”  闵姜西站在车边点头,“好,我知道了。

”  车窗升起,逐渐挡住秦佔那张好看却不爱笑的脸,闵姜西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渐渐驶远,满脑子都是他说的那句:不用怕,有我在。

  有钱人总是特别自信,就像他们常说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得到的东西,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人一有钱,就爱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