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都是惹不起的主

  回视江东的目光陡然一冷,闵姜西似乎被戳到了什么怒点,想都不想的说:“请你说话注意分寸,你跟秦先生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我就个局外人,又从来没有招惹过你,你何苦为难我?”  “我男朋友就在对面包间,我俩是青梅竹马,他为了我从冬城考到夜城,我为了他从夜城来到深城,我不想参与到无端的斗争中,更不想因为一些风言风语影响我跟我男朋友之间的感情!”  她像是一只被戳到肚子的刺猬,瞬间竖起浑身倒刺,脸都红了。

  打量对面的江东,他似乎有些意外,闵姜西努力装着恼羞成怒的模样,其实脑子别提多清醒,甚至有那么一丝想笑,如果陆遇迟听到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一定会问,谁?他吗?  包间中静了几秒,江东眼底神色不辨喜怒,半笑不笑的道:“谁难为你了,我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没碰。

”  闵姜西是见好就收的人,稍微放缓了语气,出声说:“是我用词不当,我不大会跟陌生人打交道,不打扰你们吃饭了。

”  她冲着江东稍稍点了下头,想走。   江东突然开口:“我送你。 ”  闵姜西心一慌,他已经站起来,绕过桌子来到她身边,见她身体微微紧绷,他轻笑着道:“干嘛,你怕我?”  说着,他突然伸出手,闵姜西顿时往后一退,连带着目光锋利的盯向他,然而江东只是伸手去拉门把手,他故意的。

  咔嚓一声轻响,闵姜西心心念念的房门总算打开,江东绅士的站在一旁,让她先走,闵姜西背对他的时候,后脑都是发麻的,恨不能一边看着他一边往外退。

  江东跟着闵姜西一起出来,她不确定他要做什么,终是在走到饭店大堂最中央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他。

  “还有事吗?”她问。

  江东个子很高,闵姜西173,他还是要垂着视线看她,白皙的面孔上浮现出似有若无的笑,故意沉默片刻,这才出声道:“我在想,你不会是撒谎骗我的吧?”  闵姜西心跳漏了一拍,面上却是镇定自若,“我撒什么谎了?”  江东说:“包间里的真是你男朋友?”  闵姜西一眨不眨的说:“当然是。

”  江东神情坦然的说:“那我得去见见。

”  闵姜西眉头微蹙,“你要干什么?”  江东笑道:“你对你男朋友情深一片,这么好的女人上哪找去?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他,秦老二可不你最明智的选择,他人品不行。 ”  闵姜西心说,就没见过比你人品还差的!  不待她回应,江东已是迈步向前,边走边道:“109吧?”  闵姜西快步跟上,出声道:“能请你别去打扰我男朋友吗?我朋友也在。 ”  江东道:“放心,我这人最有分寸了,不会给你帮倒忙的。

”  眼看着前方三米外就是109,情况危急,闵姜西一个闪身挡在江东前头,江东垂目睨着她。

  闵姜西绷着脸,嘴上却要客气道:“江先生,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以后也不会得罪你,看在大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份儿上,别把我拉下水行吗?我真的不想跟任何人当敌人,我也没有这个能力。 ”  她坦然的服软,希望江东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人性。   江东站在原地看她,俊美白皙的面孔上乍看之下一片单纯,但闵姜西是亲身感受过他的鸡贼的,他的长相跟性格就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果然,他唇瓣一张,出声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  闵姜西心底警铃大作,他问:“撒没撒谎?想好了再说。 ”  闵姜西想要硬刚,反正陆遇迟装男朋友都装出心得了,但是面前的人是江东,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谁也保证不了,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再连累了陆遇迟。   数秒的权衡利弊,闵姜西微微垂下视线,轻声道:“撒了。

”  江东被她颓败的表情逗笑,声音近乎温柔的说道:“用不着万念俱灰,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  闵姜西不语,江东说:“让我不找你麻烦,不是不可以,有个条件。

”  闵姜西看着他,依旧不说话,唯有眼神中带着防备和不敢明说的抗拒。   江东视若无睹,径自道:“不算车上那次,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深城这么大,我们挺有缘分的。 ”  闵姜西心说:屁!  “如果下次再碰见,你不能装不认识我,要主动跟我打招呼。

”  闵姜西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他也没有跟她商量的意思,她急于摆脱他,出声问:“就这样?”  江东淡笑,“就这样。

”  闵姜西点头,“好。

”  江东说:“进去吧。 ”  他突然变得好说话,闵姜西还有点儿不适应,眼底划过警惕,掉头往包间方向走。

  房门刚刚关上,闵姜西抬头看到陆遇迟跟程双正要起身往外走,她问:“你们干嘛去?”  陆遇迟问:“101的不是秦佔?”  闵姜西说:“不是。

”  程双指了指闵姜西座位处的手机,“刚刚你手机响,秦佔的电话,我怕他有什么急事找你,让浴池接的,他问你在哪儿,浴池嘴一秃噜说你在洗澡,秦佔突然不说话了,过会儿说你有事儿找他,让浴池报地址。

”  闵姜西一脸懵逼,她能完美还原出当时的场景,秦佔明知她跟江东在一起,陆遇迟却提防秦佔有贼心,别人是一拍即合,他们是一拍即漏。   来不及多解释,闵姜西几步走到桌边拿起手机,“我给他回个电话,你们先吃。

”  拿着手机来到包间外,闵姜西打给秦佔,很快就接通了。   “喂,秦先生。

”  秦佔沉声道:“你在哪?”  闵姜西说:“我还在饭店,刚听我朋友说,我男朋友接了您的电话,他是后来的,以为我还在家没出门,不好意思。 ”  秦佔问:“江东呢?”  闵姜西正欲回答,余光瞥见斜对面101房门打开,从里面鱼贯而出一帮人,其中最打眼的就是江东,似是有种感觉,江东突然扭头朝着这边看,闵姜西跟他目光相对,躲已经来不及了,她僵着脖子朝他的方向点了下头,江东见状,笑着掉头走远。

  “喂?”手机中传来秦佔的声音。

  闵姜西赶忙回道:“秦先生,我在听,江东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