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太懂这种孤独了

  他到底是不是不君氏的嫡长子?  君九辰仍旧轻轻笑着,他回答说,“我……无法确定。 ”  听到这样的回答,再看他脸上的浅笑,孤飞燕整颗心就疼了起来。

她突然抱住他的脸颊,气呼呼说,“行了,别笑了,你不难受啊?”  他本就不是爱笑的人,面对这种事,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她也失去了小时候的记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经历过什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才是亲人,谁是敌人?谁能交心?谁该戒备?她太懂这种孤独和难受了!他怎么还能笑得那么云淡风轻?  君九辰没料到孤飞燕会碰他,他有些意外,孤飞燕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她连忙放开他,退得远远的。

  君九辰挑眉看去,问道,“你这是……不问了?”  孤飞燕被他看得有些恼羞,她避开他的视线,冷冷道,“就算……就算你现在跟我说实话,也改变不了你算计我的事实!”  君九辰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又道,“冰海异变之日,不仅仅出现了龙吸水,还出现了凤凰虚影。 而且,冰海出现凤凰虚影之后不过几盏茶的时间,孤家也出现了。

那日,正是你溺水那日。

”  孤飞燕又一次被震惊到了,她没想到冰海异变会跟孤家扯上关系,而且那么巧会是原主溺水那日。

  原主八岁之前的记忆是模糊的,甚至连那场溺水都记得很不清楚。 她继承了那段凌乱的记忆,能回忆起来的特别少。

之前几次溺水,她都有些分不清楚脑子里那些关于溺水的痛苦记忆,到底是原主的,还是她小时候的了。

  她梦过兵荒马乱的冰海,梦过两方决战的冰海,梦过空无一人的冰海,她分不清楚那些是噩梦,那些是记忆,她只能确定当年冰海异变,她在场,她的家人都在场!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何会失忆?为何会被白衣师父带走?又为何会重生在孤家,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秘密?  孤飞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君九辰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她的脸。

他将实情已告的同时,也在试探她。

  他说,“孤飞燕,你为何如此千方百计探查冰海之谜?”  孤飞燕猛地抬头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一直都是有疑心的。

毕竟,她对臭冰块说的话和对靖王说的话,并不一样!  她也一直骗他,只是,她不像他这般算计。

  孤飞燕别过头看向一旁,她沉默着,似回避,却又似在犹豫什么。

  君九辰等着,眸光越发复杂。

  偌大的寝宫,变得格外安静。   许久许久,孤飞燕都仍旧是沉默,君九辰始终等着,没有追问。

  突然,孤飞燕回头朝他看来,她刚开口,君九辰就打住了,他连说话都没多少力气,他说,“不必说了。

”  想听她回答,却怕她继续骗他。 她犹豫了那么久,他心中有数了。

  今夜,他打算好好地威胁她,审一审她的,而不是这么虚弱无力地问她的。 审出来的不会是假话,问出来的则会。

所以,刚刚被扎了那一针,他就知道这场谈判,自己先输了。   孤飞燕盯着他,却道,“臭冰块……”  君九辰没想到孤飞燕会再这么唤他,要知道,她方才至今已经连名带姓叫了他好几回了。   她这么喊他,是不是气消了一些了?  这是个特别幼稚的称呼,可是,他却是喜欢听的。 她这么喊他,仿佛他们又回到了之前,不相知却相思。   孤飞燕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喊了他什么,她说,“我可以回到你,但是,信不信由你!我不是孤家大小姐,我也不确定自己是谁……”  孤飞燕遂将自己的秘密如实以告,包括她的师父,她的失忆,她的重生,还有她的美梦和噩梦,梦里她自小缠着,夫君不嫁的影哥哥顾南辰;也有高大英武却满身是血的父皇,还有很多人很多人……  她说完了,认真看着君九辰的眼睛,问道,“你信吗?”  君九辰知道她不是孤家大小姐,一直以为是相貌相似,冒名顶替,却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看着她认真而又有些紧张的眼神,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她在山洞里哭得撕心裂肺,好似永远都醒不过来的样子。

  原来,如此!  君九辰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口,特别特别疼。 他下意识伸手,想将她拉过来,抱紧。

只是,他没有力气,他的手一抬起来,就又落下了。   孤飞燕一发觉他的动作,立马退得远远的。

  她那双明澈清亮的眼睛,写了警觉却也透出了固执。 她像是一定要他一个回答,她又问,“你信吗?”  君九辰很认真,“我信。 ”  孤飞燕分明松了一口气,她刚要开口,君九辰抢了先,他说,“相信我,我对永生没有兴趣。 只要你待在我身旁,我一定帮你查清楚当年的事。 ”  待在他身旁……  孤飞燕心中泛起了一抹苦涩,只是,她硬是笑了,“君九辰,我不喜欢你!我们的婚事不算数!我要嫁的是影哥哥!”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梦了十年的影哥哥说不定还好好活着,还在等她。

  若是全忘了也就罢了,既是魂牵梦绕,如何能轻易辜负?  即便要负,那至少要知道自己到底辜负了一个怎样的人呀?怎样一段感情。

  君九辰早就知道了,否则,何必算计?  他忽略了心中的苦涩,他笑了,“行了,你刚刚已经说过非君不嫁了,本王知道了,明白了。 本王留你在身旁,没别的意思,只为防止寒毒发作。 孤飞燕,你保本王性命,本王帮你找回家的路,对外,你我依旧是夫妻,如何?”  孤飞燕真当自己误会了,她看着他,尴尬之余心头竟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很快她就爽快地笑了,“成!按原本约好的那三条,一切照旧!”  岂料,君九辰说,“原本约的是侧妃,本王不认。 ”  什么?  孤飞燕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个骗子!  连这件事他都算计了她!  她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气又涌了上来,她瞪他,君九辰却由着她瞪,认真道,“约法三章,本王来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