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风流李师师:无人能及的四角恋

千古风流李师师:无人能及的四角恋

李师师无疑是中国上的一位奇女子,虽然身处青楼妓院,但是她的身影却牵连着几种不同的历史文化领域。

她不仅是宋徽宗赵佶这个北宋皇帝的包养二奶,而且也是北宋当朝官员、知名词人的红颜知己,当然,她还是梁山泊的好汉浪子燕青的私密相好。 正是这样错综复杂的背景,便铸成了李师师这位青楼名妓自身独特的文化背景,也留下了其无人能及的四角恋的千古美谈。 那么,李师师为什么在做当朝皇帝包养二奶的同时,依然不忘旧情,与知名词人周邦彦卿卿我我,耳鬓厮磨,并且和梁山泊的好汉浪子燕青发展成为私密相好呢?说到底,这应该与她的坎坷的身世、善良的性格、生活的处境和独特人生的机缘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李师师原本是汴京城内经营染房的王寅的女儿,4岁时母亲去世,父亲便把她寄养在寺庙。 一年之后,父亲王寅获罪入狱,不久就死在狱中。 李师师流露街头,以经营妓院为业的李蕴见她是个美人坯子,于是将她收养在妓院,取名李师师,常年教她琴棋书画、歌舞弹唱,以及接客之道。

结果将她培养成为文人雅士、公子王孙竞相争夺的风情万种的京城名妓,连当朝皇帝宋徽宗也久慕其名。 当时,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少游曾见过李师师一面,不觉心醉神迷,一时兴起,为其留一首,以赞其美貌: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

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从秦学士的这首诗中,不难看出李师师是何等美貌!难怪宋徽宗竟不顾九五至尊的颜面,屈尊降贵,来到花街柳巷寻花问柳。 在高俅、王黼等心腹官员的精心安排下,宋徽宗微服出宫来到了花街柳巷李蕴开办的妓院,见到梦寐以求青楼美人李师师。

宋徽宗一见钟情。 李师师与高俅早就相识,如今看到位高权重的高俅竟然对这位陌生的客人毕恭毕敬,不得不殷勤侍奉。

从此以后,宋徽宗对后宫佳丽视若无睹,隔三差五微服出宫来到李师师所在的青楼寻欢作乐,不久,李师师也知道了这个客人的真实身份,更是百般奉承。

此时的李师师,无论何人对她只能是望师兴叹。

李师师并非是那种有了新欢便忘记旧情的女人,在过去的所有客人中,李师师对于周邦彦还是情有独钟的,周邦彦对于李师师也是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有一天晚上,宋徽宗生病卧床,周邦彦趁这个机会前来看望李师师。 二人正在倾诉旧情之际,忽然听说宋徽宗来到妓院门前,周邦彦躲避不及,只得藏在床下。

由于宋徽宗此时已经命人在皇宫与李师师的青楼之间挖通了地道,来去不仅十分隐秘,而且也非常便捷。

这一次,宋徽宗与李师师聊了一会儿就因为身体不适急急回宫了,并没有让周邦彦在床下藏了很久。 周邦彦生得风雅绝伦,博涉百家,且能按谱制曲,在宋神宗的时候就做了朝廷的太乐正。 他和李师师时常往来,李师师以善歌闻名,为她作曲写词的就是周邦彦。 此时的周邦彦虽已老迈年高,但他与李师师却结成词曲知己。 他为李师师写新词,李师师替他唱新曲,两人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周邦彦当时虽是开封府的一个监税官,可是他的名震京城,尤以《汴京赋》驰名文坛。 他总是在青楼妓女身上获得灵感,因而其诗词十分香艳。 看到宋徽宗离开了青楼,从床下爬出来的周邦彦不禁醋意大发,竟然挥笔填写了一首《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谁知,宋徽宗病愈后就来到了李师师这里,李师师一时忘情把这首词唱了出来。 宋徽宗问是谁做的,李师师随口说出是周邦彦。 然而,此话一出口,李师师就后悔莫及。 由于这首词中说的都是那天宋徽宗带病前来看望李师师的情形,因此,他立刻明白了周邦彦当时也一定就在房内。

此时,宋徽宗虽然脸色骤变,心中忿然,但并没有责备李师师,但过了几天便找借口把周邦彦贬出汴京。 李师师得知周邦彦被贬出京,心中十分不忍,便在宋徽宗前来青楼欢宴的时候,满目垂泪地轻弹琵琶,唱了一首周邦彦填写的新词《兰陵王》,李师师一边弹唱一边擦泪,几乎泣不成声。

宋徽宗顿觉凄然,也觉得处理此事太过严厉,便又把周邦彦招了回来,封他为大晟乐正。 于是,周邦彦就成为了管理皇宫御乐的官员。

就这样,历史留下了一代词人敢于和当朝皇帝争风吃醋的风流佳话。

在李师师被宋徽宗包养的日子里,认识了梁山好汉浪子燕青。

于是,她的身边便增添了一种神秘的江湖文化的氛围,从而也让李师师不觉地坠入了四角恋的感情漩涡。

燕青是因被官军追捕误入青楼而闯入李师师的生活的。 李师师与燕青虽然是萍水相逢,不期而遇,然而,这位皇帝的二奶却对燕青这位江湖好汉却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感。

她知道,梁山泊聚集了一大批和当今官府作对的英雄好汉,而自己老实本分的父亲不就是让官府害死了吗?因此,这种亲近感是发自肺腑油然而生的感情。 而燕青身上所表现出来清俊儒雅、义气当先,不是那些好色官员、纨绔子弟所具有的。

再说,后来燕青与李师师的交往,理由只是为了梁山招安。

元宵的花灯,是北宋都城东京的一大奇观。 每年此时,家家挂灯,户户披红。 特别是官宦人家的府外、青楼妓院的门口,更是流光溢彩。

唯有李师师的青楼门外。

虽有花灯高挂,但却大门紧闭,冷冷清清。 可谓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然而,就在此时,李师师却接待了由燕青引荐的梁山泊的第一把手宋江。 宋江虽贵为梁山伯第一把手,但他想走朝廷招安之路,让梁山兵马华丽转身为朝廷的兵马。

他想尽了所有办法无不是无功而返,于是,他想到了可以在皇帝身边吹枕边风的李师师。 因为燕青与李师师相识,便由燕青带路引荐。

于是,宋江便成为了李师师青楼的不速之客。

酒宴之间,宋江不仅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希望朝廷招安的意思,而且在酒过三巡之后,宋江豪情勃发,就在李师师的书案上,挥毫写下了他表剖心迹的《念奴娇》: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

翠袖围香,鲛绡笼玉,一笑千金值。

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回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

六六雁行连八九。

只待金鸡消息。 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

闲愁方种,醉乡一夜头白。

对宋江表白心迹的陈述,李师师没有用心去听,她的心思都在燕青身上,在宋江挥毫题诗的时候,李师师那双明如秋潭的眸子,始终不离燕青的身上。

就是当宋江、燕青下楼出门时,李师师还无限幽怨地对燕青说:兄弟,天涯浪迹,要多保重,姐身虽污,素心尚在,相见有日,望……说到此时,已经是泪湿粉颊了。

由此可见,李师师对待燕青流露的无疑是由衷的感情。

李师师的一生与北宋王朝一样,是短暂而且华丽的。

有人写诗赞曰:少年身价冠青楼,玉貌花颜世罕有。 万乘当时垂睿眷,何忧壮士不低头!可以说,李师师也是幸运的。 因为,在从古至今的女子中,还没有一个,能同时挽住皇帝、文人、以及江湖好汉的手臂。 她给了宋徽宗是欲望的满足,她给了周邦彦是一杯别离的苦酒,她给了燕青是一纸招安的赦书,同时,也给了自己一生留下四角恋的千古佳话。

然而,李师师又是不幸的,在那个男权至上的时代,再美丽的女子只不过男人们随心所欲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