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如果有怎么办

  程亦飞万万没想到唐静会是这种态度。

听了她的警告,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男人婆……不不不,她是女人!他确定过的,她是女人!  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  身为男人,他都乱了,她居然能这么淡定?  看着唐静那张凶巴巴的脸,半晌,程亦飞也冷静了很多,他问道,“唐小姐,那你想本将军如何负责?”  唐静更凶了,“谁要你负责了?”  程亦飞再次被意外到了。

  唐静又道,“本小姐告诉你,这是一个误会!你也不想,本小姐更不想。 所以,咱们就当什么没发生过!你继续走你的阳关道,我继续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干!”  不似平素的兵痞姿态,程亦飞英武的眉宇拢了起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变得特别硬派,他问道,“唐小姐,这样合适吗?”  唐静反问道,“有什么不合适的?”  程亦飞打量着她,眸光越发严肃,迟迟没回答。

  唐静没想到这么痞的一个男人,竟也会如此硬派严肃的时候,有种无法形容的男人味。

  看着这样的他,想起昨夜的疯狂,唐静的心都有些颤了,她下意识避开了他的审视。   程亦飞开了口,“唐小姐,本将军觉得非常不合适。

”  酒后乱性,无论他愿不愿意,身为男人,这责任,他认。   唐静原本还只是心虚,见程亦飞着严肃的模样,她顿时害怕了。 这家伙不是个痞子吗?干嘛这么严肃?她都不要他负责了,他还想干嘛呢?真想娶啊?他娶得起她吗?唐家的女儿是不外嫁的!他要入赘吗?就算要他肯入赘,她也不肯!她又不喜欢他!她还没玩够呢,她的任务也多着呢,更不想成婚!  程亦飞的眸光越来越严肃,唐静的心就越来越虚。

  “唐小姐……”  “程亦飞……”  两人不约而同开口,唐静急急抢话,“程亦飞,你至于嘛?”  她豁出去了,故意嘲讽地笑了起来,“你不会是头一遭吧?呵呵,没想到姐姐我还真睡了你!”  这言下之意,她不是头一遭?  程亦飞的脸……黑了。   唐静要的就是这效果,她继续激将,“你省省吧!燕儿不要你,我更不会要你!你休想缠着本小姐!”  这话终于彻底将程亦飞惹恼了,他冷冷道,“唐静,没想到你是这么随便的女人。 ”  唐静暗暗松了一口气,“对,姐姐我就是这样的!要是每个人都要对姐姐我复杂,姐姐我岂不得嫁很多回?呵呵,再见!”  唐静走得看似淡定,其实特别想逃。

她刚到门口,程亦飞就喊住了,冷冷警告,“离王妃娘娘远点!你太脏了!”  这话一出,唐静就戛然止步了。   明明她就要他误会,就要他嫌弃,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心忍不住疼了一下。   为什么会疼?她顶多就是生生气而已。

  唐静握了握拳,仍是笑着,笑得特没心没肺,“是嘛?那程大将军还不赶紧回去好好洗洗!”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程亦飞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耻辱感早就占据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一拳头砸在桌上,怒的终究还是自己。   他确实不该喝酒了,从此都不应该再喝了!  程亦飞正要走,忽然想起地上的狼藉。 他咬了咬牙,恨恨地折回去,将地上凌乱破碎的衣裳收拾好。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他却瞥见了床榻上一抹红,怵目惊心的红。

  程亦飞怔住了!  唐静分明就是头一遭,她骗了他!  程亦飞怔怔地看着,突然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他撕扯下那片血迹,立马追出去,追到大街上,早就没看到唐静的身影了。

  人呢?  她住哪?  她昨晚上似乎告诉过他,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程亦飞头一个想到孤飞燕,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去打扰。 他急匆匆去了礼部。   待程亦飞打探到唐静的住处,找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时辰后了。

唐静还浸泡在浴桶中发呆,她的眼眶有些红,但是她没哭,就是不想哭。   敲门声传来,她只当是上官夫人和妤夫人,正要出声,却听到程亦飞的声音,“唐静,开门!”  唐静吓得差点从浴桶里蹦出来!要知道,她舅妈和妤夫人要么在隔壁,要么就是出去了随时会回来。

万一被她们撞见了,她就解释不清楚了!以她舅妈的精明,不瞧出端倪才怪!  程亦飞这个混蛋,还有完没完了?  唐静连忙起身,一边擦身子,一边赶人,“滚!你马上给本小姐滚!”  程亦飞冷冷威胁,“你不开门,我踹了!”  唐静吓坏了,“等等!我开!”  她利索地穿好衣裳,急急开门,见周遭没别人,就一把将程亦飞拽进屋去!她怒声质问,“你不滚回去洗干净,你还想干嘛?非得搞得所有人都知道我脏吗?”  程亦飞没说话,他拿出从床单上撕扯下的那方带着血迹的白布,在唐静面前展开。   唐静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她愣了下,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她双颊绯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辩解。

  程亦飞从出客栈至今就一直找她,一口气不停。

他终于吐了口长长的浊气,一步步朝唐静走来。

  他身材精炼且高大,高了唐静一个头不止,唐静只觉得压迫感十足,她下意识后退了,“你,你想干嘛?”  程亦飞没回答,一步步将唐静逼到了墙上,他才拉来唐静的手,将白布塞她手里。 他淡淡道,“不必这么贬低自己,你瞧不上本将军,本将军就如你的意,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  程亦飞抬眼朝唐静看来,认真而严肃,“但是,本将军告诉你,你将来的男人,不会原谅你的!这东西你留着,在你有喜欢的人之前,你若想通了,随时来找本将军,本将军都认!”  唐静怔住了,她没想到这个兵痞子骨子里竟这么保守,这么负责。

  见程亦飞要走,唐静莫名地急了,脱口而出,“程亦飞,如果我现在就有喜欢的人,怎么办?”  程亦飞缓缓地拢起眉头,越拢越紧,半晌,他才回头看去,淡淡道,“对不起。

”  唐静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问,其实,她并没有心上人的。 见程亦飞那缄默地脸,她竟忍不住想问下去。   她又问,“程亦飞,你那么喜欢燕儿。

你对我负责,岂不很痛苦,你……”  程亦飞立马打断,“本将军对靖王妃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请你不要再误会,更别乱说!”  见他那严肃较真的样子,唐静竟扑哧笑了出来。

她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了解他。

而见唐静笑,程亦飞亦是不解,发现自己有点摸不透这个女人的性子。

  最后,唐静收下了那方白布,她说,“你走吧,你说的话,本小姐都记住了。 ”  程亦飞离开客栈已临近中午。

晋阳城里可不少人都盯着靖王府,等着看靖王带孤飞燕进宫去问安。   此时,靖王府里,孤飞燕仍安睡着,君九辰的力气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