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又暖又不是滋味

  寂静的寝宫里,君九辰仰躺在黄花梨大榻下。

  “孤飞燕?”  他轻唤了一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得到榻上之人的回应。

他确定,她还没醒。

  他无声无息起身来,果然见榻上那人儿还在酣睡,一床被子全被踹在脚下。

昨夜他们皆沉默,他很快就睡过去了,她怕是睡得比他迟。   君九辰小心翼翼拉来被单替孤飞燕盖好。 他看着她,下意识伸手过去,只是还未触到她的小脸,他就收回手了。   世界这么大,怎么会遇见这么个人儿?看着她,竟会后怕,怕一念之差,一步之遥,此生就错过了。   君九辰躺了下来,躺在孤飞燕身旁,同她一起枕着长长的鸳鸯。 他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只有嘴角无声无息轻轻泛起。

  他闭着眼睛浅笑,没了平素的孤冷,温暖、好看,像是一副画。

躺在他身旁的人儿亦是安静,两人同框,隽永静好,像是把时光都留住了。

  君九辰躺了好一会儿,待体内的毒全都退出,他的力气完全恢复,他坐了起来,背对孤飞燕。   他坐了一会儿,明明都要起身离开了,却忽然转过身去,在孤飞燕唇上轻轻啄了一吻。

就一下子而已,他立马起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似乎不给自己多余的机会。   门合上之后,一室恢复了寂静。   孤飞燕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她分明有些怔,下意识轻轻按住双唇。 她的心跳快得有些不像话。

其实,在君九辰唤她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   好一会儿,孤飞燕才起身来,朝紧闭的房门看去。

她想骂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她非但骂不出来,竟隐隐有些心疼。

  她又躺回去,干躺着。

她想,她若是这么快就追出去,他指不定会怀疑她装睡。   孤飞燕又躺了一会儿,钱嬷嬷就来敲门了。

  她大喜,连忙令钱嬷嬷进来。

  钱嬷嬷一见着她还穿着嫁衣,就惊了,“王妃娘娘,您和殿下昨夜……”  钱嬷嬷和众人一样,觉得昨晚上靖王殿下和王妃娘娘太过了,以至于睡得这么迟。 哪知道两人什么都没发生呀!  孤飞燕当然知道钱嬷嬷什么意思,但是,她当没听到,她让钱嬷嬷伺候,梳洗了一番,卸妆更衣,神清气爽了才离开寝宫。

  寝宫右侧的膳堂,午饭已经备好了,芒仲和秦墨候在一侧,君九辰一边等着,一边听芒仲耳语。   “殿下,王妃娘娘就带了两个仆人过来,一个是秦墨,您了解的,另一个就是钱嬷嬷。 这位老嬷嬷在孤家伺候了几十年,以前是伺候孤老爷子的,算是心腹之人。

后来孤老爷子过世了,王夫人贬她去干粗活。 前不久,王妃娘娘才将她留在身旁伺候。

”  夏小满将声音压得更低,道,“比起秦墨,此人更知根知底,信得过的。

”  君九辰也没有多疑,只点了点同。   夏小满又禀,“殿下,王妃娘娘的嫁妆,已经全部入库房,礼书在这儿。 ”  君九辰看都没看一眼,低声交代,“回头将库房钥匙给她,让她自行处理。

还有,把星辉厅收拾下,改为卧房,本王今夜起就睡那了。 ”  夏小满很不可思议,莫名自家这强势霸道的主子,昨晚上没有降服孤飞燕?没有降服就算了,居然把寝室也给让出来了。

莫非,孤飞燕降服了他?  夏小满不敢往下想,连忙点头,“奴才明白,奴才一定安排妥当。 ”  很快,孤飞燕就过来了。

夏小满和芒仲连忙一道毕恭毕敬来行礼,“拜见王妃娘娘。 ”  孤飞燕很不习惯,道,“免了。 在府上该怎么称呼怎么称呼,我跟你们主子是什么……”  她这话还未说完,君九辰就冷冷打断了,“该有的规矩不可少,王妃,坐下吧,其他人都退下。

”  夏小满立马退出去,而芒仲走的时候,不忘把秦墨拉出去,顺手带上门。

就这样,膳堂里剩下君九辰和孤飞燕两人。   孤飞燕站着,瞪他。

然而,君九辰一抬眼看来,无视她的不满,冷冷道,“坐下,吃饭。 ”  孤飞燕坐下了,一边吃,一边不自觉偷瞄他。

也不知道君九辰知不知道她在偷瞄他的,他始终低着头,安静优雅,又有些清冷。

  孤飞燕一开始是偷瞄,渐渐地便盯着君九辰打量起来。   昨晚上她并没有机会好好地看一看他这双眼,这张脸。 如今,认真打量了一番,她才发现他的眼睛其实是很好认的。 靖王殿下和臭冰块,其实很多相似处。

  看着此时此刻这般安静孤冷的他,她都不知道,那一面才是更真实的他了。   昨夜那一切那么真实,回忆起来却又似一场梦,他的强吻,他的告白,他的轻笑,乃至于今晨,他偷偷做的事全都像是一场梦。

她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男人是否还会更流氓?他更流氓起来,那是什么样子?  孤飞燕正走神着,君九辰突然抬眼看了过来,露出了狐疑的目光。

若是以前,他会相信她是犯花痴,而如今,他只当她又动了什么歪心思。   他问道,“你看什么?”  孤飞燕这才意识到自己盯人家很久了,她心虚不已,答道,“看你怎么就这么道貌岸然!我怎么就眼瞎,没认出来!”  她这话,怕是不仅仅是解释给他听,也解释是给自己听的。   君九辰面无表情,问道,“那你看清楚了吗?”  孤飞燕认真道,“看清楚了!”  君九辰没再多言,继续低头吃饭,孤飞燕亦是低头,扒饭。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作祟,孤飞燕越吃,越觉得气氛尴尬。

  只是,很快,尴尬的气氛就被君九辰缓和了。 他给她夹了菜,语气分明也柔了几分,他说,“你太瘦了,多吃点吧。

吃饱了到前面找我,咱们进宫一趟。

”  他又替她多夹了些菜,盛了一碗汤,才离开。

  孤飞燕看着眼前的饭菜,心里头又暖,又不是滋味。

她盯了许久,最后把饭菜全都吃了,一点不剩。   日央时候,孤飞燕才和君九辰登上马车,进宫。 孤飞燕不清楚宫中具体形势,但是知道君九辰进宫是审天武皇帝去的,并非问安。 她又期待又紧张。 君九辰一路无言,心情是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