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8章 胡礼上门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第2598章 胡礼上门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我胡礼作为天狐一族的族长,难辞其咎,所以我亲自来凤凰天宫,就是为了赎罪的。

因此,我胡礼任凭您处罚!另外,我们天狐一族也会向凤凰天宫进行赔偿的,送上我们天狐一族特有的‘火狐晶石’百万枚!”胡礼的态度十分诚恳,以至于让秦朗想到了地球世界曾经以道歉“诚恳”为名的短腿民族。 不过,这些家伙当面诚恳道歉,背地里可就立马捅刀子,完全没有诚信。

这天狐一族的修士,看来也是如此,这让秦朗对他们的印象十分不好,不过秦朗也没有多说话,他相信凤残血一定能够处理好的。 凤残血点了点头,说道:“也好,火狐晶石我们就收下了。 至于你,胡礼族长,你是天狐一族的族长,我如果将你留在凤凰天宫的话,你们天狐一族的修士怕是会多心,所以我留你在这里毫无用途,如果你真要赔偿的话,那么你就多拿一千万枚火狐晶石,当是给你赎身了。 这样,我们不用跟天狐一族接下血仇,你也可以顺利回去,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么?”“啊哈哈!想不到我胡礼竟然值一千万枚火狐晶石。 也好,既然凤残血族长如此看得起我,那么我们天狐一族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赔偿凤残血族长的损失。

”胡礼这家伙居然如此委曲求全,明知道凤残血这样说其实就是故意刁难,故意找茬,却不想胡礼这一只老狐狸居然如此地“配合”,让秦朗都觉得有些意外。 其实,无论是胡礼还是凤残血,谁都知道天狐一族对付凤残血的事情很难善罢甘休,双方注定会有一场刀光剑影的,却不想胡礼这家伙居然还能当作没事一样,这样的无耻程度可真不一般呢。 “噢,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留下晶石,你们天狐一族算计我的事情,那就这么算了。 ”既然对方已经答应了条件,凤残血也就只能暂时答应不找对方麻烦,毕竟很多事情都要讲究一个适可而止。 胡礼能做到这个份上,似乎也不容易了。

“好,既然凤残血族长不追究我们算计你的事情。 那么,现在轮到我说话了。

”胡礼平静地说道,“这一次我们几个天狐一族的族长算计你,带走了天狐幡,如今他们是否陨落我们无法肯定,也无法得是否死在你们天狐一族的手中。

不过,别的东西也就罢了,他们纵然死在你手中也无妨,但是天狐幡可是我们天狐一族的镇山之宝,所以如果这东西在天后手中的话,那希望你们归还给我。 ”果然,胡礼这家伙依然是不安好心,这家伙之前之所以来了一个委曲求全,实际上都是因为他还想着天狐一族的天狐幡,毕竟这东西是他们天狐一族的镇山之宝,一旦失落的话,对于整个天狐一族的影响都是十分地巨大,这是胡礼和整个天狐一族都无法接受的。

“什么?你们的天狐幡掉了?不好意思,没见过。

”凤残血准备故作糊涂了。

“天后不妨再想想看,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别的法宝什么的都无妨,我们天狐一族的元老死在你手中也是应该,我们还赔偿你如此多的火狐晶石。 但是,天狐幡我是一定要拿回去的,否则的话,我们天狐一族必定是寝食难安,那时候少不得还会多‘麻烦’天后你了。 ”胡礼的话,已经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了。 “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天狐幡。

”凤残血依旧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反正这个时候她不惧怕跟胡礼翻脸的。

“天后,你真的是想清楚了么?”胡礼冷冷道,“虽然我们天狐一族现在是元气大伤,不过如果我们倾巢而动的话,你们凤凰一族也未必能够占多少便宜。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希望天后可以明白的。

”“好了,你就是天狐一族的族长胡礼?”秦朗这个时候终于插了一句,“凤残血族长的确是没有见过你们的什么天狐幡,因为这东西在我的手中。 ”秦朗这话一出,果然是引起了胡礼和另外几个天狐一族修士的浓浓敌意,胡礼更是眼光如刀,直逼秦朗:“你是何人?”“血魔鲲鹏就是我了。

”秦朗道,“相信你也应该听说过本座的威名吧?”“血魔鲲鹏,大名如雷贯耳!”胡礼当然知道秦朗只是一个冒牌货血魔鲲鹏,不过如今已经没关系了,秦朗就是血魔鲲鹏,这一点已经坐实了,哪怕再冒出一千个一万个血魔鲲鹏都没有用,整个凤凰一族的修士,都只会认秦朗为血魔鲲鹏。 “小意思。

”秦朗向胡礼道,“我已经说过了,天狐幡在我的手中,你们天狐一族的修士想要讨要的话,尽管冲我这里来就行了。 ”秦朗如此光棍地说法,倒是让胡礼有些意外,不过胡礼这家伙可是天狐一族的族长,自然是无耻没有下限,这老狐狸冷冷道:“既然尊驾知道天狐幡是我们天狐一族的镇山之宝,那么就请立即归还我们!”“呃……我知道天狐幡是你们天狐一族的镇山之宝,不过我还知道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杀人夺宝,强者得之!既然你们天狐一族的几个老鬼不是我的对手,那么当然也就怪不得我了,他们想要用天狐幡对付我,但是却被我夺走了天狐幡,这就是报应不爽啊!”秦朗哈哈笑道,显得十分得意,十分地狂妄。 “你——”胡礼差一点气得吐血,秦朗如此光棍、如此无耻的行为,简直就是太可恨了,甚至可以说是可恨到了极点,就算是谁都在知道杀人夺宝、强者得之的潜规则,但是谁也不会当面说出来。

何况,还是夺走了人家的镇山之宝。

不过,胡礼知道这里是凤凰天宫,是人家凤凰一族的地盘,不可能在这里立即翻脸,他强忍着怒气道:“那么,血魔鲲鹏先生,你要怎样才肯归还我们的天狐幡?”“不好意思,我就没打算归还,我这人吃下去的东西,就没有吐出来的。 ”秦朗冷哼一声道,“我就是不归还,你能耐我何?”。

上一篇:锁住心,却锁不住忧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