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绝望的夏晴之

  崩拳是华夏战场千百年锤炼出的杀人技巧,只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才蒙尘于历史,导致其失传。

  “健哥,以后兄弟我能在江城横着走了!”二狗比我料想的还要激动,他还没有从刚才那一拳的神勇中走出。   “江城水太深了,就算掌握崩拳八种内劲也只能说勉强可以自保,我们要对付的可不是一般人。

”我显得十分冷静,拳头再硬也挡不住子弹,而且这世界上比子弹邪乎、可怕的东西还有很多,练拳只是为了多一技傍身,应付某些特殊情况。   二狗听了我的话慢慢老实下来,但眼里还是光芒四射,好像迫不及待准备和更多的人交手。   “健哥,这套拳法我能不能传给其他兄弟?你放心,看人方面,我陈二狗还从没出过差错,绝对都是过命的兄弟。

”  我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拳法我既然拿出来,那就是想要帮助你扩大自己的势力,让你的兄弟们好生练习,但是一定要记住,保持低调,不可张扬。

”  “一定一定。 ”陈二狗兴奋的喊出了声:“有了这套拳法,东城区就是我囊中之物!”  “天天就知道打打杀杀抢地盘,你就算霸占了整个江城的地下市场,没有上面的关系,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抓进去。 ”二狗终究年轻气盛,想法还停留在以前:“你现在势单力薄,上面才懒得跟你计较,一旦你动了人家的蛋糕,他们有一百种方法玩死你,只凭蛮力是没有用的。 ”  我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别被力量冲昏了头脑,我们的目标不是抢地盘小打小闹,而是江家。

你还记得我被通缉那晚的场景吧,武警出动,上千人全城搜捕,追的我好像丧家之犬,这些仇怨我可从来没有忘记。

”  “没错!”提到江家,二狗也恨的牙根只痒:“等我的兄弟们也学会崩拳,定要让江得韬好看!”  “没那么简单。

”江家能成为江城第一大财团,压住江城龙头,凭借的可不是蛮力和一些小聪明,他们经营江城多年,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远的不说,就说几天前我在庭审现场提交的那些证据,其中每一项在外人看来都足以动摇江家的根基,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不仅没有听到江家被彻查的报道,连关于那场庭审的视频资料、内部消息都被封锁,好像是被人硬生生压了下去。

  “我们和江家比底蕴相差太大,想要扳倒他们只能借力。 ”江家在江城一手遮天,但是江城也并非人人都害怕江家,想要搞垮江家、天天盼着江锦集团破产的也有不少,比如最典型的一个——乾鼎药业。   前些年谁都知道房地产油水大,资金雄厚的乾鼎药业也大规模买地建房,两大财团的较量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

  “黄家跟我关系匪浅,我可以借助从阴间秀场兑换的药方跟他们达成协议,由他们来对付江锦地产,至于江家背后神秘莫测的三阴宗只能靠我来想办法解决。 ”  想要一个人对抗整个邪宗,难如登天,这件事需要早作准备,不可轻举妄动。

  又嘱托了二狗一些事情后,我购买了一大堆早点独自回到成.人店。   断裂的绿化树躺在门口,我装出没看见的模样闪身进入店门,可还没等我放下手中的包子油条,眼睛往屋内一扫,忽然感觉几分心虚。

  小店里有一对中年夫妇面色不善站在屋子中央,男的头发乌黑,但眼角已经长出皱纹,他看着坐在地上痴痴傻傻的王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女的四十多岁,头发染过,风韵犹存,只可惜愁容满面,眼睛盯着墙上那些私密用具,手攥的紧紧的,好像要打人一般。

  “你们怎么来我这了?”我小声询问,这一对中年夫妇是夏晴之的父母,很早以前我曾见过一面。

  发现正主回来,夏晴之的爸妈一左一右将我围住,眼中含火,那模样好似要吃了我似得。   “叔叔阿姨,有话好好说,这是干嘛?我最近也没有去找过晴之……”  “晴之也是你叫的?”夏晴之妈妈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声音突然提高:“那天在警局,我听说是你救了晴之,还对你产生过愧疚,谁知道你竟然跟晴之合起伙来欺骗我,今天你把话说清楚了,你到底对我女儿做过什么!”  “她就是个高中生,我比她大那么多,就算我想对她做什么……”  “你还真想要对我女儿做什么?!她今年可才十八岁!”晴之妈妈又提高了一个音调,吓得我赶紧闭嘴。   一旁的晴之爸爸也看不下去了,上上下下瞄了我好几遍,然后才用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不反对,但是现在晴之还在上学,她只是个学生,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在一起,我希望你们能给彼此一个时间。 ”  他们越说我越迷糊,又不敢当面反驳,对于夏晴之我只是觉得那个女孩挺可怜的:“两位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跟夏晴之只是普通的朋友,我更不可能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  “你真好意思说!”夏晴之妈妈从包里拿出一本日记塞给我:“你自己看!我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花言巧语去迷惑我的女儿,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你们两个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翻开日记,前面被撕去了很多,剩余的那些只言片语也都没有标注日期,与其说是日记,不如说是心情随笔。

  “所有人都认为我在撒谎,我该怎么办?”  “脑子里关于哥哥的印象越来越模糊,有一天会不会连我也不记得他?”  “难道我真的疯了?哥哥只是我臆想出来的?”  “终于有人肯相信我了!他叫高健!是个深藏不露的侦探!”  “高健看起来很疲惫,哥哥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  “如果一天连高健也失踪了,这世界上还有谁会相信我?”  ……  “我在远处看着高健进入了店里,他身上全是伤口,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血,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  ……  “高健怎么变成了A级通缉犯?不可能!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过去了那么久都没有消息,或许真的是我疯了吧……”  ……  站在店内我一言不发将日记从头翻到尾,女孩从怀抱希望到一步步绝望,那些微妙的情感变化都通过这本日记表达了出来。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在夏晴之父母看来,自己女儿品学兼优,听话懂事,仅有的缺点就是老怀疑自己有个哥哥,而我正是利用了她这一点,欺骗她,接近她,意图不轨。

  我将日记本还给夏爸爸,自己这段时间游走在生死边缘,确实忽略了那个女孩的感受,看着她频临绝望的字迹,我忽然觉得有必要好好和她谈一下了。

  “伯父伯母,我想见夏晴之一面,有些话我需要当面向她说清楚。 ”  夏晴之父母看我面色突然变得严肃,低声商讨了一会后,点头同意。

  我将早点放在桌上,跟着他们来到居住的小区。

  “晴之在自己房间里,她知道我们偷看她日记以后,就一直这样,也不跟我们说话,饭也不好好吃。 ”做父母的终究是担心自己二女,如果不是山穷水尽,他们应该也不会去麻烦一个外人。   我点了点头走到夏晴之房门口,轻敲房门:“晴之,我是高健,能把门打开吗?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你哥哥可能还没死。 ”  紧闭的房门错开了一条缝,纤细冰凉的手指抓住我手腕,将我拉进了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