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半壁书而滋养师古今法以求源美文

诵半壁书而滋养师古今法以求源美文

  苏氏檀丰者余之好友也。

他为人、为艺的态度和精神是我所熟悉的。

厚道、大气,不斤斤于琐事和微利,工作一丝不苟,大有不干成功决不罢休之势。

他的绘画造型功底甚为扎实,至今我看到他的绘画作品仍为其精湛而感叹不已,同代人有此功力者甚少。

  纵观其作,清雅的画面氛围以及近乎完美的构图足够令观者屏息而视,取材的讲究也高度契合中国传统文入画的范畴。

他将宋代院体画和元、明、清文入画的两种法则高度糅合,宋代院体画的森严法度,纳元明清文入画的精髓。 正所谓“集千家米,煮一锅粥”。

难能可贵的一点在于画面中所体现的现代气息,在绘画中纵论古今,亦如现代中的古典音符,铮铮有力。 欲得其道必先获其技,艺以技进,他深知绘画技法的稳固在作品水平提升过程中的重要性,故而不惜时力,苦练技法,万物大象纷呈于脑海之中,用之即信手拈来,不做草图,而能万物纷呈,丝丝入扣,形象生动。 他善以自然为师,可谓外师造化,而中得心愿。 古人的国画里少用颜色,他的画作偏爱着色,这就可见色彩结构的功底了。 多用色而画面纯净、唯美者,檀丰当属佼佼者。 檀丰的国画不勾形体轮廓和结构墨线,以写意笔法收工笔形式效果,变墨法为彩法点染而就,布彩制形借物寄情,求气韵生动,此谓没骨法。 他的花卉没骨法并不是“没骨”而是更注重没骨用笔,既要有工笔画的色彩基础,又要有写意画的笔墨修养,用笔洒脱灵变,妙在运笔挑剔顿挫变化之中。

  檀丰从前人那里学到的绝非皮毛,筋肉骨血皆从古人受益匪浅。

我们所要的也绝非状物描写那样简单,而是要达到神似。 尽管这样做起来颇有难度,他非常愿意为此一搏。

结果证明,他并没有白白地付出汗水和心智,他所获得的是很多人所达不到的雅俗共赏,而非文人所高标的不食人间烟火。 淡雅的设色在视觉上也给我们一种难得的亲近感,从而显出作品的亲和力。   现阶段他又在寻求一种情结,兼有着古代传统文人情结,又包含着现代文人情结。 他将之调和进入现代人所应具备的典型思考之中,从而在画面风貌上有了一定的突破。

关注古代文人的人文精神的同时又注重现代文人的现代情结,这种综合思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在看他的画的时候不会有太多激励之感,更多的是平中见奇。 这样一来,更加令人爱不释手。

檀丰在绘画中谦和地表达着自己对绘画的独特见解,中庸一些、平易一些、涵养一些,因此他的画作格外显现出一份清新淡雅,他将古代绘画中的经典用笔用墨的方法运用得轻松自由,甚至是游刃有余。 观其画,有一种难得的贵族气息,雍容优雅。

墨色生光,着实为当代中原花乌画坛增添了一道绚烂的光芒。 余与檀丰弟相处多年,钦佩其对工作的敬业精神,对朋友的真诚和艺术的执著,愿经常看到檀丰弟的新作,以启发我之愚鲁。

这篇小文,只是读其作品的一点心得,只言片语,不敢妄之为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