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企业家要去做硬科技 阅读赏析

姚洋:企业家要去做硬科技 阅读赏析

[][字号][]  大家都很关注中美贸易战的今天,为什么我们应该而且可以对中国经济抱有巨大的信心?  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的判断依据  这可以从具体事例来看,比如去年民营经济出现问题,党和政府很快就做出调整,推出了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

当然,对中国经济有信心,基于以下几点依据:  第一,关税对中国的直接影响不会很大。

中国出口总量是万亿美元,其中对美国的出口是五千亿美元,美国出口中国的总量占不到我们对美国出口的20%。

美国现在对我们两千多亿美元货物征税。 我的判断是,下一步,美国极有可能对剩下的三千亿美元货物再征25%的税。

  这25%的税对我们出口影响有多大?中国对美出口五千多亿美元,我们对美出口即使下降50%——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我国的出口也只下降约10%。 而且出口下降是一次性下降,不可能每年下降10%。   第二,企业不会大规模转移。 我们的企业有没有转移?有转移,在亚太地区中国大陆的用工成本仅次于台湾地区,发展中的亚太地区我们是最贵的。 两年前我们的工资比马来西亚要低,现在我们的工资超过了马来西亚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一些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到别的国家去,应该来说是正常的。   会不会大规模转移呢?不会。 比如,Nike产品有一半在中国生产;优衣库60%生产仍然在中国完成,这些都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为什么?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   现在对中国构成直接竞争的无外乎东南亚国家,特别是越南。 越南的出口总量不到2500亿美元。 它要增长20%,非常难,可是它的20%相当于中国出口的2%多一点儿,比例很小,我们完全可以应对。   第三,中国整个制造业能力非常强大。

我们的生产网络无与伦比。

一些企业即使转到国外去,但整个的生产网络还在中国,你必须从中国进口所有的原材料。 因此,不要小瞧中国的生产能力。   在贸易战的新形势下,我建议企业家扎扎实实地做好本行,做制造业  现在中央要求我们搞高质量发展,正当其时。

互联网那个风口已经过去,跟风要不得,过去这几年跟风的企业活下来的很少。

  我建议企业家去做硬科技。 以前,我们更多的是模式创新。 在贸易战的新形势下,我建议企业家扎扎实实地做好本行,做制造业。 今后我们要重点搞制造业。   制造业未必大家都要搞芯片,搞高精尖的产品。

我相信每一个行业都可以做到极致。

有一家国有企业至今没有改制,还是厂长说了算。

这家企业做什么?只做汽车的冲压机床。 他们的产品做到极致,现在能打败德国、日本企业的同类产品,能卖到美国去。 以前人家把机器设备运到中国来,把技术人员带到中国来,教我们的工人怎么安装这台机器,怎么运转。

现在反过来,这家企业派工人到美国,教美国技术员怎么安装,教他们怎么开这个机床;他们在济南实时监控机床每分每秒的运作,有小问题完全可以在济南解决,有大问题派工人去解决。 这是一个大的反转。 机床产业是夕阳产业,但做到极致就是最好的产业。

  我们要相信中国。 我们过去70年、乃至洋务运动以来开始的工业积累是有用的。 我们只要一步一个脚印,沿着自己的技术路径走下去,一定能够走到世界前列。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责任编辑:年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