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与湘雅医院的历史故事

耶鲁大学与湘雅医院的历史故事

  耶鲁在湖南(1)/孙卓  耶鲁是美国的著名大学,培养出的历届总统、国务卿、参众议员不计其数,获诺贝尔奖金的科学家也不计其数,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那么耶鲁与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湖南有什么关系呢?这却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

  湖南省会长沙市内有一所历史悠久的医院──湘雅医院,它的对面隔着马路,就是并校后归属中南大学的湖南医学院了,而湘雅医院一度叫做湖南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其实湖南医学院在解放前一直叫做湘雅医学院的。 所以湘雅既是医院之名,也是医学院之名。   那么湘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湘字不难理解,湖南省之简称也,自古如是;而雅字呢?那本是雅礼的缩称,而这雅礼不过是耶鲁(Yale)的旧译而已。 如此说来,湘雅医学院及附属医院,自然就是湖南耶鲁医学院及附属医院了。

其实更值得一提的是,湘雅医院是中国规模完善的第一所现代西医医院,比声名赫赫的北京协和医院问世还要早上六年!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中国的第一所西医院竟设在了远离政治经济中枢的湖南长沙,而不是在首都或是开风气之先的沿海呢?这就说来话长了。   湖南这个地方有两个特点,一是富庶,自古有湖广熟,天下足之谓;二是人不安分,敢为天下先者众多,所以才有无湘不成军和亡中国除非先亡湖南之说。

戊戌年那个孤身威逼武人袁世凯杀西太后不成,事败可逃而不逃,偏要以身殉难的谭嗣同,就是湖南人的典型标本,更不必论前之曾左,后之毛刘了。

说这么几句题外话,为的是要说明,把耶鲁给惹进湖南,说到底还是湖南人自己这点_脾气。   晚清国事日非,列强环伺,教案频起,湖南便适时出了个按捺不住的周汉。

周汉,字铁真,宁乡人,曾入左宗棠幕府帮办营务,升陕西候补道,后因病返湘,寄居省城长沙,在宝善堂刊印图书。 光绪十四年(公元1889年),周汉由于耳闻目睹西洋传教士来华日多,内中颇有包揽词讼、强占田产的不法情事,乃刊刻了一本专以反洋教为目的的通俗图册,题名叫做《天猪教》。

之后周汉一发而不可收,秘密刻印散发类似的反教宣传品长达十年之久,且种类繁多,数量惊人,流布于湖南全省,乃至于长江流域,华北西北,均有人暗中传阅。

周汉的言论中,不外乎称世间只有儒释道三正教,其余皆为邪教、妖教、天猪教(取天主教之谐音);洋人来华只是想谋中国江山,剥中国银钱,害中国性命说洋教士拿中国人剜眼、割肾、取胎、切奶,无恶不作;国人自应崇正黜邪、杀身报国,以卫道保种云云。 周汉的宣传品对于催生后来的义和团灭洋风潮,应有相当之作用。

周汉的免费宣传一干十年,清廷与各国传教士竟然俱不知何人所为。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在洋人的催逼下明察暗访,发现这些印刷品多来自湖南长沙,终于侦知周汉其人。 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洋人和上峰的双重压力下,按李鸿章给出的主意:以别项劣迹,奏明酌量办理,给周汉扣了一个疯癫成性,煽惑人心的罪名,将他照疯病例留狱长期拘押监禁,时在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8年)。 说起来思想政治犯另拟罪名定谳,以防人之口,真是由来已久呢。

  周汉被囚,是在庚子之变前,但他的影响却及于庚子之后。

当京城和华北的拳乱闹得汹汹然,而后八国联军登陆大沽口,进军北京解使馆之围,迫使两宫西狩的时候,湖广总督张之洞与两江总督刘坤一联络两广总督李鸿章,与洋人搞起了东南互保,其实是以理性的态度拒不执行慈禧与所有洋人开战的乱命,极力保持洋务运动好不容易才开创的现代化进程,这份苦心在乱平后是连老佛爷自己都不得不称赞的。 可站在类似周汉的华洋不两立的顽固立场上来看,则谓朝廷误信李、张则可,谓朝廷误信拳民则不可(湖南邵阳欲组军勤王的贺金声语),所以盖天下百姓之于洋人,莫不恨入骨髓,思图报复。 向之所以未发者,畏李、张得挟天子以防制之(出处同前)。 在远离北方战乱中心的湖南,竟连续发生逆张之洞等维持和局意图的事件:衡州教案、辰州教案、贺金声欲组军勤王案,表现出强烈的仇洋情绪,恐怕不能说与周汉此前的大力宣传无关。 于是张之洞处于微妙的局势之中,自然不得不委曲周旋,对内弹压,对外解释,虽勉力平息事态,却留下了奴颜媚外的骂名。

  湖南人顽固排外的名声远播,竟然传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耶鲁大学,激起了一群同样倔_的美国年轻人的传教热情!他们积极筹集资金,争取教师支持,到1902年共募集一万七千美元,成立了耶鲁外国传教团,建立了耶鲁中国计划(YaleinChina),决心在中国纵深地区推行基督教教育,要为上帝,为远东的兄弟们的福祉,贡献名曰耶鲁精神的那种力量,他们发誓要将基督精神发扬光大于最保守排外的湖南!而绝不愿意坐享其成,去诸如北京上海那样看起来更适合开展工作的地方。 他们奔的就是长沙这个散布以暴力手段对付传教士的言论中心,真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呢。 这大概就是两个文明的冲突鉴古而知今,一百年前湖南_驴子们保种卫道的执拗,比之今日之中东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何如?而当年耶鲁学子们的传教热情,比之今日小布什不惜动用武力,必欲向全世界推行其价值观的牛仔外交又何如?真个是后之视今,犹如今之视昔乎?噫嘻,悲夫……  反正耶鲁就这么到湖南来了!其后盾是所谓雅礼基金会,目的是仿照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在印度设立传教会的方式,也在中国设立雅礼会,并发展会员。 经一番实地考察后,雅礼会决定邀请正在印度孟买行医的爱德华。 休姆()代表雅礼会,到湖南行医,建立传教的立足点。 然而休姆因祖父、父亲都在印度工作多年,此时他自己已在孟买开设了一家医院,视印度为自己的第二故乡,他不愿去陌生混乱的中国湖南。

可雅礼会自有做思想工作打动休姆的办法:他们承诺让他去办一家最新式的现代化医院,而且在时机成熟时,要开办一家像休姆的母校约翰。

霍普金斯医学院那样的医科大学。

这个诱惑太难以抵制了,特别是对于休姆这样一个年轻有为、事业心极强的医生来说。

休姆专为此行学习了一年汉语后,终于在1905年携娇妻幼儿登船浮海而来,于次年岁初抵达长沙,他时年29岁,从此以汉名胡美为中国人所知。 他为自己取这样一个名字,是否在表示我是一个为湖南服务的美国人?此种臆测已无从证实。

只知他在与中国人打交道时谦和有礼,常躬身自我介绍:敝姓胡,胡美。 Tags: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