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题乌江亭》全诗赏析

杜牧《题乌江亭》全诗赏析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作品赏析【注释】: 兵家:一作由来。

事不:一作不可。 才俊:一作豪俊。

  会昌中官池州刺史时,过乌江亭,写了这首咏史。

“乌江亭”即现在安徽和县东北的乌江浦,旧传是项羽自刎之处。

  项羽溃围来到乌江,亭长建议渡江,他愧对江东父兄,羞愤自杀。 这首诗针对项羽兵败身亡的史实,批评他不能总结失败的教训,惋惜他的“英雄”事业归于覆灭,同时暗寓讽刺之意。   首句直截了当地指出胜败乃兵家之常这一普通常识,并暗示关键在于如何对待的问题,为以下作好铺垫。 “事不期”,是说胜败的事,不能预料。   次句强调指出只有“包羞忍耻”,才是“男儿”。

项羽遭到挫折便灰心丧气,含羞自刎,怎么算得上真下的“男儿”呢?“男儿”二字,令人联想到自诩为力能拔山,气可盖世的西楚霸王,直到临死,还未找到自己失败的原因,只是归咎于“时不利”而羞愤自杀,有愧于他的“英雄”称号。   第三句“江东子弟多才俊”,是对亭长建议“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的艺术概括。 人们历来欣赏项羽“无面见江东父兄”一语,认为表现了他的气节。 其实这恰好反映了他的刚愎自用,听不进亭长忠言。 他错过了韩信,气死了范增,确是愚蠢得可笑。 然而在这最后关头,如果他能面对现实,“包羞忍耻”,采纳忠言,重返江东,再整旗鼓,则胜负之数,或未易量。 这就又落脚到了末句。

  “卷土重来未可知”,是全诗最得力的句子,其意盖谓如能做到这样,还是大有可为的;可惜的是项羽却不肯放下架子而自刎了。 这样就为上面一、二两句提供了有力的依据,而这样急转直下,一气呵成,令人想见“江东子弟”“卷土重来”的情状,是颇有气势的。

同时,在惋惜、批判、讽刺之余,又表明了“败不馁”的道理,也是颇有积极意义的。   议论不落传统说法的窠臼,是杜牧咏史诗的特色。 诸如“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赤壁》),“南军不袒左边袖,四老安刘是灭刘”(《题商山四皓庙》),都是反说其事,笔调都与这首类似。

宋人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谓这首诗“好异而畔于理……项氏以八千人渡江,败亡之余,无一还者,其失人心为甚,谁肯复附之?其不能卷土重来,决矣。

”清人吴景旭在《历代诗话》中则反驳胡仔,说杜牧正是“用翻案法,跌入一层,正意益醒”。

其实从观点来看,胡氏的指责不为无由。 吴景旭为杜牧辩护,主要因这首诗借题发挥,宣扬百折不挠的精神,是可取的。

  (陶道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