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回应“教师体罚被纳入黑名单”:未进入全国系统教体局

山东回应“教师体罚被纳入黑名单”:未进入全国系统教体局

  (原标题:山东五莲回应“教师体罚被纳入信用黑名单”:未进入全国系统)  山东日照五莲县教师因体罚学生被纳入信用“黑名单”一事近日引发舆论争议。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今年4月29日,因用课本拍打逃课学生,山东日照五莲二中班主任杨某被学校予以停职一个月、作书面检查并向当事学生和家长赔礼道歉、承担诊疗费、取消评优、师德考核不及格以及党内警告、行政记过等处分。

  近两个月后,五莲县教体局再次下发文件,对该教师追加处罚:扣发杨某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奖励性绩效工资;责成五莲二中2019年新学年不再与杨某签订聘用合同;将杨某自2019年7月纳入五莲县信用评价系统“黑名单”。   此事引起较大争议,有人认为当地对涉事教师“处罚过重”。   7月11日,对于涉事教师杨某被纳入信用“黑名单”一事,五莲县教体局解释,这是指在当地社会信用等级降级,5年内不得参加评先树优。   “这是根据上级的文件执行。

”一名县教体局人事科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五莲县对全县事业单位人员进行信用管理,但当地信用体系未并入全国信用体系。   当地报道称涉事教师“用课本抽打、脚踢”学生  7月10日,五莲县教体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责成学校不再聘用(杨某),是指五莲二中不再聘用该教师,其他学校还是可以聘用。

”11日,五莲广电网发布新闻称,此事缘于“五莲二中2名初三学生上课迟到,被班主任老师杨某责令到教室门口反省,后两人离开到操场,被老师杨某发现后叫回”。   上述报道称,在教学楼楼道内,杨某让学生蹲在地上,用课本抽打、脚踢等实施体罚、批评教育十多分钟。

之后,学生李某家长到校发现孩子脸部、颈部、腿部等多处红肿,随即报警。 学校方面经调查后对当事老师作出处理,但“对这一处理决定,学生家长表示不服,认为教师体罚殴打学生下手太重,已越过了正规管教学生的底线,按照相关法规应从严处理”。

  “五莲县教育主管部门成立调查组进行深入细致调查后,经党组会研究,认为这名教师尽管出于管教学生之目的,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无视国家教育法规及上级三令五申严禁体罚学生的有关规定,公然体罚学生,对学生身心造成伤害,如不严肃处理,难以防微杜渐。 ”上述报道称,因此依据相关规定,对杨某作出追加处理。

  追加处理决定公布后,舆论认为不再签订聘用合同、纳入信用“黑名单”等处理过重。

  五莲县教育主管部门对此作出解释:教师杨某所犯过错需要严肃处理,但还达不到需将其开除的境地。 此处理决定不等于将这名教师开除,其可以重新竞聘县内其他学校岗位。 纳入信用信息评价系统“黑名单”是指在当地社会信用等级降级,5年内不得参加评先树优。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前学校及教育部门在处罚文件中均称杨某体罚学生原因为“学生逃课”,而在上述报道中,原因则为“两名学生上课迟到,被杨某责令到教室门口反省,后离开至操场”。

至于体罚细节,处罚文件中仅是“用课本抽打学生”,上述报道中则增加了“脚踢”细节。   对此,五莲县教体局人事科一名工作人员7月11日解释,“两人迟到,在教室门口反省,后上课期间离开去操场玩耍,这比原来的‘逃课’更加具体详细”。 目前,日照市教育局督导组已赴该县督导调查。 至于未来是否会对杨某减轻处罚,该工作人员称“不太清楚”。

  涉事教师此前曾受好评  此事引起较大争议。 不少人赞同学校及教育部门处理,认为老师体罚学生触犯了师德红线,不能纵容。 也有人质疑教育部门“追罚过重”,且“本身逃课就是不对的,老师有管教的责任”。   五莲县第二中学官方微信的一则历史消息中提及,杨某曾获得该校“十佳巾帼建功岗位明星”,以及县教育局颁发的“6S”精致化管理示范班级光荣牌匾。

据上游新闻报道,五莲二中官方微信也曾在2017年发布《爱心育桃李智慧写人生》稿件,主要就是宣传杨某。   杨某之前教过的一名学生接受《齐鲁晚报》采访时称,记得一次考试,有位同学在考场上晕倒,杨老师拨打120后将这位同学背出考场,等待救护车到来。

“大家都没想到瘦弱的杨老师,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  (,)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的于海教授认为,当下倡导的“平等师生关系”,已包括了不能暴力对待孩子的内涵,但“体罚学生”在有些地方已经成为习惯;它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还是一个文化问题。

因此,体罚不仅要用法律来规制,更要用“师德”来规范,提高体罚学生的法律成本和道德成本。

  对于网友争论的“是否对老师处罚过重”,于海认为,无论是“开除”还是纳入征信“黑名单”,应有事先约定的规章制度,让教师对体罚学生的后果“可预期”。 于海说,不能因顾及舆论,对教师过度使用惩罚手段,同时也要避免老师“一次犯错,终身出局”。

  “一旦惩罚无章可循,便不再具有警示意义。

”于海称。   多地将“师德师风”与信用挂钩  此事引起舆论广泛讨论,与涉事教师被纳入信用信息评价系统“黑名单”也有关系。   澎湃新闻注意到,五莲县2018年9月1日启用社会公共信用信息管理平台,纳入了首批15个部门单位的305项指标。

《大众日报》报道称,该县社会信用体系实行千分制考核和动态化管理,设定了1000分的基础分值,划分AAA、AA、A、B、C、D六个等级,对信用等级为A+及以上的守信个人实施联合激励,使其在贷款、办公交卡等业务方面均可享受一定的优惠。

  “未来,五莲县将依托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打造‘无证明城市’。 ”该报道称,五莲县将在“两代表一委员”、干部提拔中使用信用评价结果;在粮油及初级农产品生产、加工、存储、运输、销售等环节,实行信用评价结果准入制度。   根据该县信用办公布的“五莲县首批失信信息评价项目”,教育领域涉及18项指标,包括“在作业、测验和考试过程中有抄袭、伪造材料、替考、帮助他人作弊等学术不端行为的”“有偿家教等的公职教师”“教师存在违反师德师风行为,影响恶劣受处罚的”……  对于涉事教师杨某被纳入信用“黑名单”之说,五莲县教体局解释,这是指在当地社会信用等级降级,5年内不得参加评先树优。

“这是根据上级的文件执行。 ”上述教体局人事科工作人员称,“五莲县对全县事业单位人员进行信用管理,这个信用体系并没有并入全国的信用体系,纳入‘黑名单’是为了取消她五年的评优树先。 ”  对此,上海政法学院的章友德教授认为,教师体罚学生显然是严重侵犯学生权益的行为,教师不应体罚学生,早已成为共识。 如何更好地对新一批00后、10后学生进行教育,更需要老师们探索。 但是,因此将教师纳入信用“黑名单”则有待商榷。

  事实上,不止五莲县,也有其他地方出台类似制度,将“师德师风”与信用“挂钩”。

  比如,今年4月,福建龙岩市研究出台《龙岩市教师信用“红黑名单”管理办法》,明确建立教师信用“红黑名单”制度,教师若有规定中包括教学或其他场合有损害党中央权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涉黑涉恶、可严重抄袭剽窃、体罚侮辱学生等11种情形之一的,属于严重失信行为,将被列入“黑名单”,五年内不得评先评优、职称评聘、职务晋升,同时相关信息将通过“信用龙岩”网站向社会公开披露。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其中提及,将推行师德考核负面清单制度,建立教师个人信用记录,完善诚信承诺和失信惩戒机制,着力解决师德失范、学术不端等问题。   实习编辑:姚楷  责任编辑:潘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