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他们都会完蛋的

  听了程亦飞的话,唐静不高兴了。

  她推开程亦飞,醉醺醺地问道,“你这是跟靖王学吗?忒没礼貌!”  不过,她很快就又将程亦飞拉回来,嘿嘿笑道,“不过嘛,春宵一刻值千金,靖王见了我们燕儿,保证下不了榻了!”  “下不了榻?”  程亦飞愣住了,唐静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笑得更贼了。   程亦飞呵呵了两声,说道,“本将军这辈子都不成婚了!不必喝酒!”  “这辈子都不成婚?”  唐静竖起了大拇指,“聪明!成什么婚呀!找个男人来管自己还要给他娃娃,忒没意思了!姐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不成婚好!极好!”  两人一路疯言醉语,走了好一会儿,唐静看到一家客栈就拉着程亦飞进去了。

  店小二一见他们进来,赶忙招待,“二位,住店吗?”  “住店?”  唐静误以为这是自己住的客栈,她放开程亦飞,往兜里摸钥匙,摸了很久却都摸不出来。   见状,程亦飞当她是找钱,他拿出一袋金币丢给店小二,“钥匙!”  店小二大喜,见他们俩勾肩搭背的样子,也没多问,很快就给了他们一把钥匙,还亲自带路开门。   “客官,这间房是天字号里最安静的。 请!”  唐静放开程亦飞,大步走了进去。   店小二却还站门口,又朝程亦飞打了个“请”的手势,“请!”  程亦飞有些懵,觉得不对劲却又想不清楚哪不对劲。

他杵着,有些颠,站不稳。

  店小二见他都快摔倒了,连忙将他搀扶进屋,搀到榻上去。 此时,唐静早就躺倒在榻上了。

  店小二连忙退出来,带上门。 他掂了掂那袋金币,自言自语,“没见过这么当婆娘的,丈夫醉了就罢了,她也醉成这样?啧啧啧……现在的女人呀!”  店小二就这么走了,屋内,唐静和程亦飞背对背,都一动不动躺着。

  如果他们真就这么不动,那也就没事了。

可是,没多久,唐静就爬起来了,她迷迷糊糊地脱掉外衣,只留一身单薄的底衣,而后躺回去。

就这么不小心压在程亦飞身上。   程亦飞本就血气方刚,喝了酒,一身更是炙热。

唐静似乎是喜欢这种温度的,她这儿摸了摸,那儿摸了摸,然后抱住程亦飞,“好舒服。

”  程亦飞全然不知道押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他摸索起来,也这儿摸一摸,那儿摸一摸,很快,他就摸到了不该摸的东西。 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手感,并没有停下,而是变本加厉。

  就这样,随着唐静一声情不自禁的嘤咛,烈火燃了干柴,不可收拾……  翌日,当唐静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她只觉得腰上很紧,她下意识摸去,很快就摸到了一只大手正搂着自己。   她一愣,随即就拔开那手,大叫起来,“啊……”  程亦飞被惊醒,他还未缓过神来,唐静早已坐起来,她抢来被子裹住自己,却见程亦飞一身赤。

裸。   她急急拉被子蒙住脑袋,这才发现自己也一身赤。

裸。

  她懵了!  程亦飞也懵了!  很快,程亦飞就下榻穿上衣裳,“唐静,我……我……我们……”  程亦飞自幼痞到大,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痞过女人呀!他看了看懵在被子里的唐静,又看了看地上被撕扯的底衣,脸色煞白,脑海一片空白。

  唐静虽像个大姐头,什么事情都不怕,可是,她终究是个不经人事的姑娘呀!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也一片空白。

  最终是程亦飞先冷静下来,他也只是冷静了一点点而已,他说,“唐静,你等等,你……你别哭,千万别哭,我先去给你找衣裳。

你你……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一定负责到底,你乖乖待着,等我回来。 我很快就回来!”  确定程亦飞真的离开了,唐静才拉下被子,她瞥了地上那套破碎的底衣一眼,立马就避开,不敢再看。

  她已经回想不起来昨夜的情况了,但是隐隐约约能回忆起一些片段来,那些破碎的衣裳,无疑在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她裹紧被子,惶恐不安全写在脸上。 她就这么愣着,直到程亦飞回来。   程亦飞带回了两套衣裳,两个尺码。

他没敢看她,余光瞥见她蜷缩着,只当她在哭。 他更急了,“唐静,你别哭,好不好?这件事我一定负责到底,你,你……你先把衣裳换上。

咱们……你要怎样,我都随便你!”  他说完,就出去了。

  唐静没哭,她就是懵着,惶恐着,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她恨不得甩自己俩巴掌,跟程亦飞喝什么酒啊!她跟程亦飞又不熟!  程亦飞等了很久,忍不住敲门,“唐静,好了吗?”  唐静这才缓过神来,怒声,“没……你别进来!”  唐静刚要下榻,一股酸疼感就瞬间传遍全身,她只觉得浑身的禁锢快散架了。   原来,下不了榻就是这种感觉呀!  她忍着疼痛下榻,抓了衣裳就赶紧坐回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属于程亦飞的痕迹。   她原本还慌,见状,忍不住恼了,低声咒骂,“程亦飞,你该死!”  她穿好衣裳,并没有马上让程亦飞进来,而是坐着,努力回想昨夜的一切。

昨夜她和程亦飞喝酒,喝得挺开心的,然后他说要送她回客栈,然后……  唐静想不起了他们到底是怎么到这间客店的,她索性也不想了。 这时候,程亦飞又敲门了,他没有催她,而是问,“唐静,你是不是在哭?”  唐静是想哭,可欲哭无泪!  她深呼吸了几口气,才让程亦飞进来。

程亦飞一见她没哭,意外之余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种情况下,唐静若哭给他看,他会更不知所措的。

  他看着唐静,握了握拳头,干脆直接,“唐静,你家住何处,本将军这就找媒婆去提亲!本将军娶你!”  唐静吓着了,脱口而出,“你想都别想!”  这件事,别说她爹娘知晓了,若是她舅舅承老板知晓了,程亦飞都会完蛋的,而她十有八九也是要完蛋的。

  程亦飞更加意外了,不明白唐静这是什么意思。   “唐静,我们……”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在门口回忆了很久,也没想起来他到底怎么跟唐静进这客栈的。 但是,昨夜发生的事,他多少想起来了一些。

他后悔,懊恼,痛恨自己,却不得不暂时压着所有情绪,安抚唐静。   程亦飞沉默了片刻,又开了口,“唐静,我……”  唐静急急打断了,怒声,“娶什么?本小姐才不想嫁给你!本小姐警告你,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要敢泄露出去半个字,本小姐一定阉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