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孙权(二 立志篇 11 何必急着当皇帝)

话说孙权(二 立志篇 11 何必急着当皇帝)

  孙权在夷陵大败刘备,此后又数次击退了魏国的来犯,并与之断绝了外交关系。 外患基本消除。

此前曹丕、刘备先后称帝。

于是群臣上奏孙权,请他即皇帝位。

但他推辞了。

  他的推辞不是谦让,是真的拒绝。

这一推迟就是六年。   孙权的这个举动很有点意思,值得我们回味一下。

  孙权从年轻时就立定志向,要纵横天下,建立帝王之业。 待到真的可以称帝时,他又似乎不怎么在意皇帝的位子,不急于登基。

  而对于许多人来说,恐怕这是迫不及待的事情,如袁术之流。   孙权推迟称帝的时间,可能有一种实际考虑:让时机更成熟一些,让国内外形势更好一些。 除此之外,在我看来,他的决定还包含着一种对于皇帝名分的超然洒脱的态度。

他不怎么看重这个东西。

  我觉得这一点对于判断一个人的志向之高下是很有意义的。   一个真正胸怀大志、有着远大理想的人,他的理想、他的人生奋斗目标应该具有一点形而上的味道,也就是说,可望而不可及。   一个伟大的帝王始终不会满足于已有的疆土和形势,他的开拓和统治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一个伟大的作家始终不会满足于自己的任何一部作品,他总是认为更好的应该是还未诞生而正在诞生的这一部;一个伟大的演员总是把自己主演的每一部影片都视为留下遗憾的产品。 ……  于是,他们就得终其一生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永不满足,永远创造。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断地体验到创造的热情和成功的喜悦,他们认为最宝贵的就是这种感觉,而不在于获得某个结果。

创造和过程就是一切,结果相对而言无关紧要。 名声、位望、成绩,只是暂时的昙花一现的东西。

  这样不断地追求、创造、向上,人生该是多么充实!  如果人生的目标缺乏这种形而上的成分,太实在太具体,就会过于计较世俗名利。

当这个目标过高而达不到时,就会有一种深深的空虚失落感;若目标偏低,也许较易达到,同时也较易满足,使人不思进取。

这两种情况都会让人的创造精神受到压抑而得不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在对待人生理想的问题上,我们何不学学孙权的“何必急着当皇帝”的精神,既实在又虚空,既执着又超脱!  人生理想的种子既然已经播下,那么,辛勤的园工就会一心专注于耕耘培育,他的主要乐趣也就在这个努力耕耘的过程中;至于最后的结果,劳作者不会把它当成有唯一价值的东西,那只是顺理而成的一章,  永远的耕耘,永远的创造,人也就在有限的时空中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