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美娇娘,如愿以偿

  礼乐炮竹声止,君九辰轻轻踢了轿门一脚。   孤飞燕平静的心情立马又紧张起来。 只听陈嬷嬷在轿子外麻溜地说了一堆吉祥话,很快,礼乐又起,炮竹亦起,周遭又喜庆热闹起来。

  陈嬷嬷将孤飞燕牵下轿子,带着她跨过靖王府大门前的火盆,君九辰就站在火盆后面,等着。   皇族的婚礼,并没有普通的拜堂之礼,接亲接入王府,那便直接送入洞房了。

陈嬷嬷将孤飞燕的手递给君九辰,笑呵呵念起一大段一大段的吉祥话。 然而,君九辰却迟迟没有牵孤飞燕的手,孤飞燕紧张兮兮地等着,小手都不自觉轻轻握了起来。   待陈嬷嬷说完吉祥话,孤飞燕以为君九辰要牵她进门了,哪知道君九辰又一次俯身而下,拉着她的手搂在自己脖子上,霸气地将她一把横抱起来,转身大步走上大门口的台阶。   背后,礼乐破竹声中是一片惊呼。

  靖王殿下这哪像是被逼的呀,这分明就是心甘情愿的呀!  出娘家大门的时候抱着出来,进夫家大门抱着进去。

靖王殿下这到底是有多宠新娘子呀!  此时此刻,孤飞燕的心砰砰砰狂跳着,乱着。   她终于有机会跟靖王殿下说话了,可是,她竟然很不想说,就想这么安安静静地被他抱着,抱入靖王府。

  可以,什么都不顾,遵从此时此刻的感受吗?  不可以啊!  孤飞燕终于还是开了口,她说,“殿下……”  “嗯?”  君九辰的注意力全在她身上,哪怕周遭喧闹,他仍旧第一时间听到了她的声音。

  孤飞燕这一路琢磨过来,心里头有七分肯定,三分惶恐,她迟疑了下,问道,“殿下,莫非……您不喜欢韩虞儿?”  君九辰微微一惊,止步了。

却听孤飞燕继续说,“您想娶她,为的只是韩家堡吧。 ”  他心里想娶的是别人,可实际上娶了她,他还这般高兴,这么重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她想不出别的了。 她实在不愿意相信,他就会花言巧语,逢场作戏的高手。   思绪凌乱,心情紧张,孤飞燕暂时只能推测出这些。

她等着君九辰回答。

  君九辰却没有回答,继续往前走。

其实,孤飞燕只猜对了一半,他原本不想回答的,可是,在跨过门槛之前,他止步了。

  他特意靠近她,低声,“孤飞燕,你这么认为的话,是不是也认为本王心里……”  他笑了笑,靠得更近了,几乎是帖在她耳畔,低声,“你是不是也认为本王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红盖头下,孤飞燕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靖王殿下不喜欢韩虞儿,靖王殿下又亲口说过喜欢她,那靖王殿下心里头确实就只有她一人了。   她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故意忽略掉,刻意回避不问。

她只想弄清楚他和韩虞儿是怎么回事,天武皇帝突然改变主意赐婚,又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就没有抓住重点呀!  孤飞燕羞赧之余,越发觉得不对劲。

她思索着思索着,忽然惊了,“殿下,您……您一直都在利用韩虞儿。 您连皇上都骗了?莫非,是您骗皇上敕封下官为正妃的?你……”  她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以靖王殿下一贯谨慎,步步为营,也不至于高调将韩虞儿接入靖王府呀,天武皇帝虽一直想联姻,但是,也怕靖王自己同韩家堡联盟了。   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笨死了!  所以,靖王殿下不仅仅不喜欢韩虞儿,也不想通过联姻得到韩家堡这个助力?靖王殿下是故意激将天武皇帝,让天武皇帝放弃联姻的?  孤飞燕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自己也被算计在内了。   孤飞燕思索着,君九辰就止步在门槛前。 背后,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很不可思议。

不为别的,只因为君九辰方才同孤飞燕耳语,从背后看,像极了在吻她。 此时此刻,众人的想法几乎是一致的!靖王殿下怎么还不进去,还站着作甚?莫非还在欲罢不能?  靖王殿下这么禁欲孤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如此情不自禁,如此迫不及待呢?就算再喜欢,也不至于呀!  孤飞燕到底哪来的本领,把靖王殿下迷成这样?莫非,她使了什么迷魂药不成?她是药师,说不定她真的有药!  孤飞燕等不到君九辰的回答,她急了,也怒了,她认真质问,“靖王殿下,下官猜对了吧!”  君九辰终于开了口,“呵呵,你就这么确定?”  孤飞燕原本是有八成的肯定,可是,被君九辰这么一反问,她动摇了。 她这些推测,都是基于他今日的温柔。

如果,他今日逢场作戏,花言巧语,那她的推测就全错了。

  听着他这般轻笑,她心里头就剩下了五成把握。   她讨厌现在的自己了,她向来淡定笃定的,可是偏偏面对他,却凌乱迷茫,种种思绪就像是情愫一般,剪不断理还乱!就像是好几回面对臭冰块那样。   难不成,她真的……真的也喜欢靖王殿下?就像是她对臭冰块,对影哥哥的那种喜欢?  一如在上一回,孤飞燕再一次陷入震惊,内疚,自责,罪恶,烦躁……的纠结中。

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弄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上了谁!  这一刻,孤飞燕只想逃。   君九辰没有再多言,他突然跨过高高的门槛,将孤飞燕抱入靖王府大门。 进了这个门,就是他的妻了,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他在心中喃喃,“孤飞燕,无论你确定不确定。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君九辰的女人了。 ”  入门后,君九辰直接将孤飞燕抱回寝宫,将她放在那张宽大的黄花梨大榻上。 即便盖着红盖头,孤飞燕也知道,她被抱入洞房了。   她一坐稳,立马掀起了红盖头,“靖王殿下,请告诉下官,到底怎么回事?皇上为何会赐婚!”  思绪乱,心也乱,她不想再猜测揣摩他了,更不想猜测揣摩自己。 她红着脸,却怒着眼,盯着他看,要他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然而,君九辰看到她之后,却怔住了。   好美……  在烛光的映照下,几分恼怒,几分羞赧,几分娇媚的她,就是个美娇娘。 这同之前黄毛小丫头的模样判若两人,却又明明就是她本人。   君九辰看着都失神了,他明明知道她十八了,明明知道她只是长得小,显小。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像是第一次发现他的心上人十八虽了,成年了,已经是女人了。

他的女人……  一抹熟悉感忽然送上心头,这种熟悉感不同于以往,他并非对眼前这一幕熟悉,而是对此时此刻的心情熟悉。

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就一直在等,等着一个小丫头长大,等着她变成美娇娘,等着娶她。 而如今,如愿以偿,梦想成真了。

  怎么会这样?。